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十章 燒煤的

作者:無罪的羔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隨著計劃的進行,一枚又一枚的印章被他放到一邊,證明著希望一次次的落空。

    這讓顧生眼睛都開始泛紅了,賭徒心態越來越強烈,心里總覺得下一個就能成功,下一個就能證明自己的猜想,可實際卻是,一次次心態炸裂,讓他手上的勁越來越大,已經砸碎了不下十個軟石印章了。

    直到最后五個,他才像死心了似的,連看都不看,用手指隨便的點了兩下...

    然后翻出明己印給予的提示。

    法寶(2):天地寶匣、明己印。

    才徹底死了心,將無用的印章掃到一起,堆到門口,等明天出去的時候,順便帶走扔了。

    “唉...我這是怎么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時候,自己活的還挺自在,現在明己印在手,未來開始多姿多彩了,自己的心態反而先崩了...自己是傻瓜么?”

    然后心里有事的他,就開始圍繞自己是不是傻展開了暢想。

    如果是其他穿越者估計會想方設法的走上人生巔峰吧?而自己呢?想著怎么守著自己那點本事,安安穩穩的,偶爾做做努力,讓自己生活有點樂趣,對于賺更多的錢,找最漂亮的媳婦提不起什么興趣。

    這倒不是開玩笑,媳婦只要看著順眼,對自己、對家人好,顧生就滿足了,至于錢財嘛,大魚大肉天天總吃膩味,只要偶爾來一頓好的,平時吃點家常菜,喝一點酒,就滿足。

    至于住的地方多大,嗯...像父親那樣的四間大瓦房就很不錯,不大不小,收拾起來還方便,沒事養些雞鴨鵝等等家禽,家畜,等過年過節的時候殺上一些...怎么想怎么美。

    他想的倒挺好,等將口水擦了擦,與別人對比下,才知道自己的格局有多么的小,然后便將自己劃為傻子那類。

    奢望沒有了,也就不再為難自己,于是心結很神奇的解開,心情好了不少。

    等再去吳師傅那學習的時候,透露出了一絲灑脫,一絲慵懶,雖然這導致印章的數量降低了很多,可卻讓其有了一絲說不出來的韻味。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顧生學時已滿,被吳師傅趕走了,這倒不是如何的厭惡他,而是抱著雛鷹離巢的心思,讓徒弟別在精神上依賴自己罷了。

    在事情的尾聲,顧生聽著老人放出的各種狠話,裝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讓別人看到了。

    “我說老吳,你是不是閑的?人家顧生多聰明多懂事個娃,你也忍心欺負...”

    看到決定幫他出頭的老大娘,顧生愣了一下,然后非常有默契的跟吳師傅對視了一眼。

    “你這小子,是誠心給我惹麻煩吧!”老頭眼睛瞪圓了,從懷中將早就準備好的幾頁紙,甩...嗯,原本是想甩顧生臉上出出氣的,可一想到自己熬了那么久,才用毛筆寫了那幾個字,只能將火氣壓了壓,像個寶貝似的交到他的手里,“別給我當開屁股的紙了!”

    “哪能呢...”顧生尬笑兩聲,讓大娘的來勢緩了緩,也趕巧,她兒媳婦路過喊她,就將剛才的事忘了,敞開嗓門開始張家長李家短的了,這才讓老頭松了口氣,把大門一關,回了屋。

    顧生呢將紙攤開...嘴一咧,心說這也叫字?說成狗爬都是夸它了,等回家細心的看了半天才知道,這是關于每種石料的特性和如何去辨別,至于如何下刀,沒寫,估計有著考量的意思吧...

    不...顧生看到這字跡轉念一想,這更像是寫不下去了。

    為此他啊還私下里埋怨吳大爺好久,“您不會寫,讓我寫啊...”

    不過他終究是沒膽量回去找罵,于是只能委委屈屈的自己琢磨。

    那兩天拿回來的軟石印章,一共有五十七個,比之前少了一半,不過質量嘛,卻好了不止一籌,于是他先是平穩了一下心態,才開始點化(賦予)。

    十個后,他站起來,在屋子里走了幾圈,二十個后,在土爐子旁邊烤起了地瓜。

    三十個,四十個,干脆一邊吃著,一邊點。

    直到噎到了,才喝口水,將剩下的完工。

    嗯,好像沒有云霧出現...

    雖然這次照比之前的得失心,小了很多,可還是避免不了失落的情緒。

    顧生習慣性的將明己印打開,當看到法寶(3)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后帶著狂喜,將寶貝從那些普通印章中找了出來。

    抱山印:數量1/1,耐久3/3,擁有一山之力。

    使用方法:默念‘抱山’,向目標投擲。

    這么小的玩意,有一座山那么沉?顧生不可思議的端詳起了它,嗯...普普通通,跟剛才那些印章沒什么差別。

    不過這3點的耐久是怎么回事?軟石材料的極限?難道即便成了法寶,也會一磕碎一塊?

    他有心去試,可一想起自己這十幾天,起早貪黑的花費了那么多的精力,才得到它的,心里就覺得肉痛,于是小心的將這個脆弱的寶貝收起來。

    如今目的達到了,顧生心里的那塊石頭也算是徹底落了地。

    不管看什么都覺得眉清目秀的,成天笑呵呵的,這可把隔壁的一個丑姑娘嚇了一跳,還以為得了失心瘋呢。

    你才失心瘋,心雖然是這么想,可誰讓他高興呢,也沒多計較。

    直到他父親顧意找到他,說那些拿回來的草藥快爛了,他才一個激靈。

    沒辦法啊,這可是當初在金鼎閣,憑自己本事拿到的報酬,如果用了沒煉成丹藥,那也就算了,如果就這么讓它們浪費掉,那能讓他心疼死。

    老實說,過了這么長時間,他也不知道,那暗中的探子有沒有離開,又或者說已經融入這里,打算長久的駐守了,但此時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最少也得拼那么一把不是么?

    至于丹爐的事,他知道師傅人脈廣,還總走動,很早之前就跟他提過,于是前不久,他就托人送了回來。

    當時他還蠻高興的,幻想著跟金鼎閣里的差不多,可一看到實物,心就涼了半截。

    師傅是提過,不讓丹爐太過顯眼,可這不僅小了很多,外表還跟個煤爐似的。

    好么...原本是煉丹師,現在成燒煤的了,心情能一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