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十八章 吃的

作者:無罪的羔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喜的是由自己做的其他物品也會得到特殊能力,無奈的是...這個蘿卜印章有個什么用?

    它四四方方,青中帶玉,還透露著一種淡淡的幽香,心想這不會讓他煮來吃了吧?

    教他本事的老頭,這會兒也忙完了,看他盯著剛刻好的印章發呆,伸手要過來,打量了兩眼,上面的字跡清晰可見,形狀也頗為合適,點了點頭。

    “從明個起,開始用軟石吧,等手藝再好一些,換什么玉石就看你的財力了。”

    “是...謝謝吳師傅。”

    “嗯。”

    顧生知道現在自己在這也再難平靜下來,就干脆帶上蘿卜印章,回了鎮子里的新家。

    師傅自然是一個閑不住的住,前兩天又去周邊的城鎮給人卜卦祈福了。

    上次說要帶顧生見世面的事,再也沒有提起過,應該是不想讓他趟這趟渾水,畢竟如果光會卜卦,也只能自保而已。

    好了不談這傷心的話題...

    顧生將自己的新寶貝拿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沒瞧出什么名堂。

    于是就將其放在一邊,把新寶匣拿了出來。

    在設定好視角,比例后,用手將早上下的雪,一點一點的聚到一起...

    等結束后,可能是覺得無聊,顧生將門打開,一邊呼吸著冰冷的空氣,一邊看著面前的積雪被做成一個個雪雕...

    以前單身久了,需要學的東西也多,還沒什么感覺,自從金鼎閣出事后,他心里就像少了點什么似的,覺得特別孤單。

    別誤會,曾經體驗過轟轟烈烈愛情的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愛,對于那個敏兒,頂多算是有那么點好感,如果非要強加一種感情...應該是兄妹吧,而且是單方面的那一種。

    他想到這,自嘲的笑了笑,拍了拍屁股,將寶匣收起來。

    要到中午了,這次是去父母家湊合一頓?還是去二姐家吃頓好的?

    顧生微微一笑,有了決斷。

    他轉過身看向屋內,兩只老鼠進入他的眼簾,此時正抓耳撓腮的思考如何爬上桌子。

    他對此感到蠻奇怪的,別看他們住的這個院落不起眼,師傅他好人家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又是埋陣,又是祈福的...效果最好的自然是小院內部,不過也有著震懾四方的作用。

    兩只老鼠沒有受到影響不說,還大大方方的將心思全都放在某樣物品上,完全無視了顧生這個大活人。

    桌子腿都太光滑了,好幾次都沒有爬上去,最后努力又失敗了,讓其中一個氣急敗壞的踢了桌子腿一下,這讓它們眼睛一亮,于是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嘗試...將桌子推到不那么難爬的椅子邊上。

    它們活靈活現的模樣,讓顧生十分的感興趣,也就沒著急驅趕...

    別看兩只老鼠小,可還是有著不小力氣的,沒多一會兒,就達到了目的,然后風一般的爬上椅子,朝桌上的那塊蘿卜印章撲去。

    起初塊頭大的那一只都快碰到了,可被旁邊急的吱吱叫的同伴咬了一口,傷口雖然不深,但也成了打斗的導火索,因為本身的力量相差不多,纏斗成一團的兩個家伙就像一個陀螺似的,從桌子的這邊轉到那邊,然后又從那邊轉到這邊...

    看樣子兩只老鼠都知道努力到此不容易啊,在關鍵時刻都放了水...

    過了一會兒,見沒其他變化,失去大半興趣的顧生便走過來,在兩只正爭斗的老鼠面前,將印章拿在手里聞了聞,別說即便是放了這么長時間,水分一點也沒流失不說,香味好像也越濃了。

    接下來令老鼠絕望的事情發生了,這家伙直接將印章仍進嘴里,咀嚼起來...那脆脆的聲音,就像敲在它們心坎的鼓點似的,讓其露出了生無可戀的神色,甚至那只小的還隱約流出了一滴眼淚。

    這讓顧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將備用的蘿卜拿來兩個,放在還沒緩過來的它們面前...

    沒想到得到的卻是十分嫌棄的小眼神,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兩兄弟相互攙扶著,來到桌角想要爬下去,不過因為傷勢太重,幾次都疼的沒有將后腿伸下去。

    沒辦法,誰讓顧生今天同情心泛濫呢,于是便將平常跪坐的蒲團拿過來,墊在地上,這才讓它們順利跳下來,從正門離開。

    至于這兩只老鼠為什么不怕人,還無視了師傅的努力成果,顧生只能以教養它們的人非常正派來理解了。

    接下來顧生本打算去蹭飯的,可...一摸肚子,竟然出現了飽腹感...隨后他又打了個哈欠,一股困意襲來,他只是將門關好,就直挺挺的倒在了炕上。

    這一覺睡的那叫一個痛快,睡了差不多二十四個小時,直到二姐帶著外甥敲起了院門,才將顧生驚醒。

    他剛坐起來,就覺得頭重腳輕,疼的他直皺眉,勉強扶著炕沿站起來,打開門,又被迎面吹來的冷風弄的一激靈,下意識的緊了緊衣服。

    天陰沉沉的,似乎又要下雪了。

    “舅舅,這幾個雪人,你是怎么堆的啊?”小屁孩王義興奮的在它們旁邊亂竄,如果不是二姐攔著,估計早就坐上去了。

    顧生放下筷子,瞅了那足有一人高的一鹿、一熊、一馬,“怎么?想學?”

    “嗯。”

    “那等我吃完,慢慢教你。”

    “好,謝謝舅舅。”

    如果他平時也這么說話就好了...

    “顧生...今天你不去吳師傅那了?”二姐自然能看出他才剛睡醒。

    “今天就算了。”他揉了揉太陽穴,緩了這么一會兒,那股疼痛并沒有消減多少。

    “嗯,身體要緊,藥的話...”

    “有現成的,我一會兒會吃一副。”

    “有一個聰明懂事的弟弟,還真是省心啊...”二姐伸出手,將兒子從雪堆里揪出來,幫他拍起了身上的雪,“大哥落榜的事,你知道了么?”

    “猜到一些。”

    “這次對他的打擊很大,遲了這么久才來信,說是要在外面游歷一段時間...至于錢的事,他一點都沒有提。”

    他看出了二姐的擔憂,動手卜了一卦,臉立即黑了下來,“姐,大哥鴻運當頭,不會出事的,你放心好了。”

    “是么...”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