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章 本領初現

作者:無罪的羔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卜卦可是師傅他老人家的看家本事,自然不一般。

    其中包括的內容很雜,什么天干地支、面相、指法、如何解讀等等。

    沒有教材,沒有頭,沒有尾,全指著師傅口述,今天學這塊,明天學的呢,就有可能跟前一天完全不相關。

    還好顧生記性好啊,不然真吃不消。

    至于記錄,他曾經想過,可被師傅阻止了,說他這門本事,很多時候就是靠那‘靈光一閃’,太系統、太刻板,就不靈驗了。

    好么...隨緣!

    在知道卜卦的本質后,顧生真的有心將它扔一邊,專心練練武,也許自己哪天會被內院看中,然后飛黃騰達呢...

    好吧,完全想多了。

    師傅他老人家雖然武功平平(三流都排不上號),可眼光還是有的,顧生練的是挺那么回事,不過完全得不到要領,也就是俗稱沒有天賦。

    腦袋瓜再聰明,一點就透又如何...還不如一頭愚笨的大牛,最少人家力氣大,可以一力降十會。

    于是顧生在嘟囔完,‘師傅不帶這么打擊人的’后,又為自己灰暗的未來,努力起來。

    也許,咱有更高級的道術天賦呢!這算是唯一的亮光了吧。

    時間一晃,顧生五歲了。

    卜卦的本事在忘了記,記了又忘后,終于有了那么點起色,不過如何將那些復雜的東西組合在一起又成了難題...

    那整日愁眉苦臉的模樣,別提多逗人了,不少道士見到后,都會取笑(照顧)他一下,給個棗、給個梨什么的,讓他生活過的相當滋潤。

    不過這些人都是跟顧生和他師傅一樣,屬于外院的,內院的人可就不那么好相處了。

    趾高氣揚倒不至于,但那無形的優越感,怎么都讓人不舒服。

    外院就相當于外人,道宮提供免費的住所,讓其居住,可以打著道宮的名號,不過得不到任何的庇護。

    內院就那么幾百人,有些像武林門派,個個都會武功,除了尚未出山的小家伙和一些修養的人外,大多都離開道宮,在外面闖蕩。

    強大、名望這就是優越的理由,不過...人嘛,心里總會鬧一些小別扭。

    顧生每一天過的都很充實,早課補覺,課后去菜園子拔拔草,施施肥,期間總有一只手,練著卜卦的指法。

    到午飯的時候,就去大食堂,端著個小飯盆,盯著那些道人的面相猛瞅,以前他還是蠻靦腆的,只敢偷偷的看,可是自從被師傅他老人家訓了一頓后,就徹底放開了。

    “我是小孩,我怕啥!”

    沒有人會對一個總笑的孩子過不去,覺得不爽的頂多將頭別過去,笑話他一下,或者瞪一眼。

    因此在相面這方面突飛猛進的顧生在與師傅閑聊時,經常說那些人都是好人,不過老人家只是笑笑不說話。

    下午就比較清閑了,雖然練武沒有停下來,可也算是半死心了...

    沒辦法,前不久被一個三歲的小屁孩給打擊到了,人家出拳、躲閃、掃腿,有條理,有章法,打他那叫一個沒脾氣。

    顧生可以找自己的師傅這沒教自己,那沒教自己的理由,可再怎么說,他曾經也是一個成年人,還是要點臉的,不行就是不行。

    雖然最后他用小聰明,將這個三歲頑童撂倒了,可怎么說呢,就跟那個最出名的表情包似的,一起打電子游戲,最后把人家小孩的凳子挪走才勝利,笑的再開心又有什么用...

    難道是因為自己沒有了赤子之心的緣故?經過日積月累,他模糊的感覺到了自己缺的是什么。

    練武過后,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顧生沒什么朋友,也沒什么消遣方式,一般就會到后山采采蘑菇、草藥什么的。

    后山很大很大,站在高處,一眼望不到頭,他只能在最邊緣的地帶晃悠,時常會跟路過的采藥人、道士打個招呼,說兩句話。

    問今天收獲怎么樣?通常會給他一個野果。

    這附近還有野獸么?講一個故事。

    誰誰是不是受傷了?給一點對應的草藥。

    對暗號?嘿嘿,差不多,顧生他師傅余川趨吉避兇的本事可是很有名的,作為他的徒弟,裝模作樣的掐指算一算,說兩句好話,讓他們圖個心安自然是很輕松。

    不過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雖然裝作一副不靠譜的模樣,逗他們一笑,可每次都很盡心盡責,吉兇禍福雖然不能明說,但點一下還是可以做到的。

    吉相自然不用多說,不過也沒敢太夸張,小兇就得提醒了,大兇通常會建議去沒有什么危險的地帶,至于聽與不聽,他可不會去操心。

    與這些人聊天,自然還有測試自己算沒算準的心思,然后統一的做成圖表,考慮哪是自己的短板,哪里比較擅長。

    等到晚飯后,顧生就比較忙了,需要躺在木椅上,盯著天上的星星回憶著師傅的教導,它在什么方位,會往哪運動,代表什么意思...

    無論嚴寒酷暑,都沒有任何懈怠。

    余川師傅一共有兩個最出名的本事,一是卜卦,二就是祈福。

    要先預知發生的事情,才能去試著改變,這是一套的。

    顧生這才剛學到測吉兇,連可能會發生什么事都不知道,自然談不上改變。

    除了這些日常生活外,在沒耽擱修煉的情況下,他與山下鎮子里的親人,也沒有太過疏遠。

    不是二姐借著給道宮道士修補衣服的機會給他帶些好吃的,就是他主動下山,送一些自己動手做的藥膏。

    道士嘛,總與山林作伴,跌打損傷,頭疼腦熱都是常有的事,自然要學一些簡單的藥理,這也算是余川重點讓他學的內容。

    在這友好交流的期間,顧生發現了自己特殊的本事...手巧。

    就是字面意思,一次在看到父親顧意做工的時候,手癢便撿起邊角料,跟在屁股后面學,起初父親還沒怎么在意,可在看到其成品雖然粗糙,但卻有幾分獨有的‘韻味’后,就留上心。

    老大讀書人,將來有出息了,怎么不比自己這當爹的強,當初娶顧生的母親就有著讓自己手藝傳下去的心思,不過沒想到會發生后面的事而已。

    現在發現這小子有天賦,自然很熱心。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