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午后小憩

作者:吾乃天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寧止戈的腦袋微微的偏了偏,“哦?

    是這樣的嗎?”

    寧止戈手里那粗狂的獵槍對準了周家老大的鬧到之上,槍口之上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來,抵在了周家老大的額頭之上的時候,額頭之上的皮肉仿佛都被燒焦了一樣的,發出了一股腳臭味兒出來。

    “我真的,我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而已。”

    周家老大的眼睛 之中,眼淚一瞬間的就奪眶而出了,一雙眼通紅通紅的,“饒我吧!”

    “三兒!救命啊!”

    周家老大大叫了起來,“救我啊!”

    寧止戈的眼睛順著周家老大的眼神看方向,朝著牛棚之中看了一眼。

    “出來吧!”

    寧止戈提著獵槍,回頭就對著身后的牛棚之中噴了一槍。

    亢。

    獵槍發出了粗狂的聲音來。

    在牛棚之中的周三兒在死死的抱著手里的槍,額頭之上一顆顆的汗水在不停的滴落了下來。

    “在不出來,我下一槍可就直接的打在你的腦門之上了。”

    寧止戈的嘴角微微的動了動。

    “我出來,我出來。”

    周三兒舉起了雙手來,緩緩的從牛棚之中走了出來。

    “手里的槍扔掉。”

    寧止戈說。

    周三把手里槍扔了出去。

    寧止戈把地上的槍踢飛到了一旁。

    “你們做海盜的都是這么慫的嗎?”

    寧止戈微微的笑了笑,“我真佩服你們,這個樣子了還有勇氣去做海盜。”

    “去,房子面前去給我跪成一排。”

    “等到下一波人過來的時候,就算是來接了你們的班了 ,你們就可以走了。”

    寧止戈提著獵槍,轉身的走了回去。

    寧止戈走了一步之后,轉頭看了一眼,“恩?

    沒有人動的嗎?”

    寧止戈抬手一槍。

    亢!一槍將一個人的大腿,直接的給打成了一團肉醬一樣的。

    “動動,我們動。”

    周家老大率先的跪了過去,一副老老實實的樣子,其他的人見有人已經挪過去了,他們也沒有那么的矯情了,一個一個的排隊的跪在了一起。

    寧止戈進到了房間里面, 把桌子給抬了出來,伸手摸了摸桌上的茶壺,茶壺的里面還是溫熱的,拿起了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獵槍放在了桌子之上,坐在了椅子之上,翹著二郎腿就像是一個小太爺一樣的。

    “你們第二撥人什么時候到啊?”

    寧止戈問道。

    “不,不知道啊!”

    周三兒說道:“我是本地人,我就跟我們中隊長申請率先的過來探探路來了。”

    “至于其他的人什么時候到,我也不知道。”

    “可別讓我等得不耐煩了。”

    寧止戈說道:“你們就祈禱吧!祈禱他們快點兒的過來。”

    “我這個人不是殺人不眨眼,而是眨眼必殺人!”

    寧止戈在身上摸了摸之后,問道:“你們誰身上有煙沒有了?”

    周家老大一下子的就站了起來,說道:“我……我有。”

    “拿過來,我準許你蹲在地上。”

    寧止戈說道。

    周家老大摸出了一包煙來,畢恭畢敬的放在了寧止戈的桌子之上,然后又快速的縮了回去。

    “火呢?”

    寧止戈問。

    “火?”

    周家老大在身上摸了摸,說道:“出來得急,忘記帶了。”

    “跪著!”

    寧止戈瞪了那個周家老大一眼。

    “哦!”

    寧止戈抖出了一支煙來,從地上撿起了一把步槍,對著天上直接的扣下了扳機。

    砰砰……一瞬間的就打光了一梭子的子彈,一串彈殼抖落在了地上,寧止戈把香煙湊到了通紅的槍口之上,隨著煙頭之上冒出了煙氣來。

    寧止戈才狠狠的抽了一口煙,“感覺到像是好久沒有抽過這個東西一樣了,抽一口整個人都清爽不少了。”

    “這位爺!點煙著實是霸氣外露!”

    周家老大的腿彎了過來,蹲在地上對著寧止戈豎起了大拇指來。

    “恩?”

    寧止戈斜了周家老大一樣,“跪好!誰讓你蹲著的?”

    “好的。”

    寧止戈喝著茶,抽著煙,雖然大敵當前,但是他依舊像是一個午后的老頭,坐在涼椅之上午后小憩一樣的。

    南墻在聽見了槍聲之后,快速的從山頂之上狂奔了下去。

    累得渾身出了一身的大漢。

    而他當了院子外面的人時候,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兒在空氣之中凝聚著。

    他往里面走的時候,地上在胡亂的擺放著一些尸體,然后在房子的前面還跪著六個人。

    南墻看了一眼自己的腳下,腳下有個人的大腿都被打成了一團肉醬了,正在痛苦的慘叫著。

    他再看門口的時候,寧止戈搬了一張桌子和一把躺椅,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著午后的小憩時光。

    亢!南墻往前走了一步的時候,寧止戈放在了桌上的獵槍忽然的就響了起來。

    南墻的腳邊留下了一串彈坑出來。

    “是我南墻!”

    南墻站著了腳步說道。

    寧止戈的眼睛微微的張開了一點兒縫隙來,看見了 南墻,問道:“你個小王八蛋怎么回來了?”

    “我擔心你我就回來看看。”

    南墻說道。

    “哦!”

    寧止戈不咸不淡的說道:“怪不得你叫南墻。”

    “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嘛!”

    “看來你是不需要我幫忙了。”

    南墻在微微的舔舐了一下嘴唇說道。

    “但是,他們來了一條大船,我在看的山上的時候,估摸著可能有好幾百人。

    你還是跟我走吧!”

    “那還挺好的啊!”

    寧止戈說道:“我正想著這點兒不夠我殺的。”

    “來得越多越好啊!”

    “你真的是不怕死的嗎?”

    南墻的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

    寧止戈的一雙眼睛在狠狠的看了南墻,“不是不怕死,而是怕死的人都已經死球了。”

    寧止戈伸出手指指著南墻,說道:“不怕死,你就不會死!”

    “你趕緊的走吧!留下礙手礙腳的。”

    寧止戈看著南墻,繼續的躺著,畢竟在寧止戈的眼里,南墻也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雖然他比南墻大不了幾歲,但是兩人之間所經歷的東西 不一樣。

    寧止戈或許幾歲有著二十的身體七十的心態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