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去跟上帝說

作者:吾乃天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寧止戈的身體靠在一根不算是很大的柱子之上,這樣的柱子或許并不能擋住子彈。

    但是,在近距離的槍戰之下,拼也就是兩個東西,一個是你的心里素質過不過關,另外一個就是你手夠不夠。

    要什么能夠擋住身體的東西?

    只要槍在手,那么就是一個字干就完事兒了。

    寧止戈灌了兩顆子彈之后,微微的抖了抖肩頭,閃身出來。

    亢亢!寧止戈一點兒不留情,甚至是連一點兒神經的反應世界都給忽略了一樣的,提著槍便就是兩槍。

    干凈利落的兩槍直接就噴翻了兩個人,一點兒情面不見,一堆鋼珠打進了人體里面,就像是打進了一塊豆腐一樣的。

    “拉開距離,拉開距離!”

    周三兒大叫了起來,“他手里拿的獵槍,遠距離不知命的。”

    “開槍反擊,開槍反擊!”

    周三兒下意識的就在尋找可以擋住自己的掩體,他就翻了近距離對敵的第一個大忌,他的心里素質不過關,很明顯的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事實上也是這樣,平常做海盜都是一梭子的子彈發出去嚇唬嚇唬一下人之后,想要劫的船上基本上就已經放棄抵抗了。

    完全不像是寧止戈之前在三角區之上遇到的那些人一樣,在三角區之上常年都在發生著爭斗,不是你打過去就是我打過來。

    經常有這種短兵相接的情況。

    而這些海盜,本來以前就是在海邊打魚的,根本也就沒有接受過任何的正規訓練,平時槍在手里也就是為了嚇唬人一樣的。

    而現在遇到了異常兇悍的寧止戈了,僅僅就是一個回合的就被打懵了,開槍好像是都已經忘記了。

    周三兒的嘴里在叫喊著讓別人開槍,而他似乎是忘記了自己的手里也還有槍了。

    周三兒躲進了牛棚之中,手里的槍著外面胡亂的在放了幾槍,完全的就是打鳥去了。

    而寧止戈手里端著獵槍,就像是在切菜一樣的,手起刀落的非常的干脆、。

    身體靠近之后,一槍 噴出去,一個人瞬間就像是被打成了麻子一樣了,寧止戈的肩頭頂著那個人的身體,往前沖了過去,反手就是一槍托的把一個人砸翻在了地上,槍管架在了那人的后背之上,扣下了扳機。

    亢!一槍對準了一個人的腦袋,在槍口之上火光噴濺而出,一瞬間的就把人的半邊腦袋都給打沒了。

    “呼……”寧止戈朝著滾燙的槍口之上吹了一口氣,掰開了槍管,往里面按了兩顆子彈進去。

    “打他啊!”

    周三兒冒頭出來,這才剛剛的一個照面,他的就死了一半了,這特么的還打得錘子啊,心里的臨戰之心都被打光了。

    那些人轉身的就朝著身后跑去,而寧止戈確不準備給他們這個機會了。

    亢!一槍噴出去,散開的鋼珠一下子的打在了好幾個人的身上。

    寧止戈微微的扭了扭脖子,嘴里呢喃道:“太弱了。”

    “你們這種本事兒還是回去種地吧!”

    “不,你們已經回不去了。”

    “當你們拿起了槍來的時候,心里就應該會想到有這種結局了。”

    亢!寧止戈繼續噴出了一槍,好幾個人的接連的就倒了下去。

    寧止戈一邊換彈的一變走了過去,走到了那倒在地上那些人的面前。

    那人的眼睛之中露出了驚駭之色的在看著寧止戈,“饒……”“饒命是嗎?”

    寧止戈微微的搖了搖頭,“你可曾記得那些被寧止戈所搶劫的人,他們可曾說過饒命,而你們有饒過他們了嗎?”

    一個人的聲音在顫顫巍巍的說道:“我……我沒有殺過人,都是他們的。

    他們殺了很多的人,起碼幾十個,不幾百個。”

    “饒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錯了。”

    “錯了?”

    寧止戈的嘴角微微的彎了起來,說道:“想要懺悔的話,你應該去找什么‘我主’而不是來找我。”

    “因為我不是上帝,我也 聽不見你的懺悔!”

    “有機會的話,去跟上帝說吧!”

    “但愿你能夠上天堂的吧!”

    寧止戈的獵槍抵在了那人的身上。

    扣下了扳機。

    亢!一聲槍響,在空氣之中彌漫著火藥的味道,寧止戈的腳下就像是裂開了 一顆大西瓜一樣的,紅色的汁液流淌了出來。

    寧止戈看了一眼其他的人,腦袋微微動了動說道:“你們的手里捏著槍干什么?”

    “是覺得好看還是覺得自己很酷?”

    “扔掉吧!回家去撿一根燒火棍拿在手里看起來或許更叫的合適。”

    那些人將手里槍給扔掉了,但是他們現在都已經站不起了,后背之上大腿根里,被鋼珠給打穿了,鮮血在不停的跟著流淌出來。

    寧止戈伸手摸了摸額頭,問道:“你們還有其他人嗎?”

    而躲在牛棚之中的周三兒大氣都不敢出,他覺得寧止戈那兒是人啊!分明的就是一個惡魔吧。

    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且殺人的時候全靠著喜好的,說殺人就殺人的。

    說他們海盜殺人不眨眼,而站在他不遠處的那個男人,才是真的殺人。

    他們這些海盜算是個什么東西啊,最多只能說是在拿著槍嚇唬一下人而已的。

    “出來吧!”

    寧止戈說道:“我看見你了。”

    周三兒咬牙準備出去的時候,之前躲在了船體后面的周家老大此時從船體 之后走了出來,說道:“我……我只是這個村的村民而已。”

    “我是被他們脅迫來的。”

    周家老大舉起了雙手來,說道:“我什么也干的,我沒有殺過人,我就是一個種地的。”

    寧止戈的腦袋微微的偏了偏說道:“是你帶他們來的?”

    “他們拿著槍威脅著我,我不帶路的話腦袋就要開花了。”

    地上的海盜都在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家老大,說道:“就是他給我們通風報信的!”

    本來那些海盜還沒什么的,但是周家老大這么一說,把責任完全的推脫干凈了,就讓他們的心里很不舒服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