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十二章 人呢?去找!

作者:簾秋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新兵們確實感受到了無微不至的關懷。

    但有時候關懷的方式確實不是人們想象的那么輕松,至少在第一天的隊列訓練之后,很多人因為連續站了至少一小時軍姿,累得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了。

    天氣很熱,汗打濕的衣服不過個把小時就干了。

    但富含無機鹽的汗液析出的結晶在軍旅的衣服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殘痕,如果不及時清洗,很容易成為細菌滋生的溫床。

    蕭辰本來有心將所有人的衣服都拿過來洗一遍,但想了想,到底還是口頭告誡了所有人一番,隨即拿著自己的衣服來到水房,擦了香皂仔細揉搓了一遍。

    比起水房泛起的肥皂芳香,宿舍內簡直就是烏煙瘴氣。

    幾十號人的臭鞋臭襪子加上臭衣服,個中酸楚不是可以用幾個字就能簡單形容的。

    不過蕭辰并沒有因此就產生嫌棄的心思,無論到哪里,訓練過后這樣的氣味才算是正常吧。不過想想今天一整天自己居然只是因為天熱出了點汗,蕭辰感覺訓練并沒有到自己的極限。

    新兵連,首先是要規范言行,鍛煉出兵的樣子。其次才是訓練軍事素養,讓新兵有兵的里子。

    蕭辰不想混兩年就走人,所以來到軍營,只要呆一天,就必須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精神讓自己變得更強。

    既然白天的訓練并沒有練出自己的極限,那現在只有加餐,才能稍微找到一點感覺。

    衣服洗了,渾身只穿著短袖短褲,天氣到了傍晚又有了一絲涼爽的晚風,沒有什么比跑步更適合鍛煉體能了。

    看著紛紛癱倒在床的戰友們,蕭辰沒開口,徑直出門,往大操場跑去。

    “蕭辰這是去干什么了?”

    早上受益于蕭辰的組織,二排三個班早操的時候表現優異,白天自然少遭了點罪。除了個別人意外,二排宿舍內大部分對蕭辰的觀感還是挺不錯的。

    此時見他洗了衣服便走出帳篷,也不休息,便有人好奇地問道。

    世界上總有人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別人。

    “還能干什么,肯定去找班長拉關系了唄。咱們將來分單位,班長的意見會起很重要的作用。人家當不過,這些事兒門清。”

    一種嫉妒的心理油然而生。

    一時間整個宿舍的人都有些沉默了,確實,蕭辰的優勢對他們來說,確實是無法企及的優勢。

    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滕尚國才有些怯懦地開口:“我覺得,蕭哥不是那樣的人,他想要分在好單位,按部就班訓練就可以了。就憑他現在的本事,咱們只怕練三個月,也比不上吧。”

    又是一陣沉默,終究變成了更長時間的沉默。

    而在他們沉默的時候,夏末的遺蟬卻盡情地發出最后的叫囂。連著這片叫囂聲的,是新兵連連部會議室內的班長會。

    九個班長,三個排長,加上連長指導員,都在這里。張強開口說話,指導員正在本子上記錄:

    “這新兵訓練的第一天,各班兵員什么素質大家心里都有數了吧。有問題現在就提出來,集中問題集中解決,省得你們私底下手忙腳亂的。”

    三連搞新訓,在場的大部分班長都是第一次。

    從被人訓到訓人,角色的轉變附帶的是一系列思維和手段的變化,這是一門學問。做好了,可以帶出一班嗷嗷叫的好兵;做不好,只能出來一班孬兵。

    三連就是要練出一幫子好兵,在自己瓜分最強的那一批的同時,也讓其他幾個連撈著湯水——這是當初能夠將這個任務接下來的條件。

    一班長首先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連長,我這個班有四個大學生。他們學歷雖然高,但身體素質太差了。我準備這段時間晚上給他們開開小灶,這需要后勤和衛生隊幫幫忙。”

    撈著學生兵,有好處,但壓力也很大。

    一班的大學生占比達到四成,可以說是整個新兵連最高的了。一班長提出這個辦法,實屬無奈之舉。

    之所以要后勤和衛生隊幫忙,主要是出于營養供給和肌肉勞損方面的考慮。

    張強聞言,看了幾眼其他班長,隨即搖搖頭:

    “衛生隊可以時刻待命,但后勤不行。一日三餐,規定的時間必須就餐,除此之外,自行解決。”

    雖然拒絕了,但一班長卻一臉喜色。一句自行解決,就是將解決的辦法交給了他們。只要不違反規定,隨便他們怎么補充營養。哪怕私底下托送補給的群眾帶大魚大肉來都可以。

    其他幾名手底下有學生兵的班長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連長,還有個問題,各班的副班長,是不是盡快組織選舉一下。這有沒有副班長幫助處理班里的日常事務,差別確實挺大的。”

    三排有名班長想起早上二排有異于其他兩個排的表現,非常認真地看著坐在上首的連長和指導員。

    這事兒確實很重要,一經提出,迅速得到了所有班長的贊同:

    “是啊,連長,這事兒確實需要解決。今天早上您是沒看見,二排出了一個新兵,直接把咱們一排和三排給斃了。”

    張強聞言愣了一下,隨即看了看二排長。那個意思,自然是希望二排長將事情講清楚。

    “是這樣的,連長,”

    二排長整好以暇,很是淡定地說道:“昨天收東西的時候,順手就讓蕭辰暫時代了五班的副班長。這件事情,正想跟您和指導員匯報呢。”

    新兵連情況特殊,副班長可以由班長直接選取然后上報。所以二排長這種先斬后奏的方式并沒有犯錯誤。

    張強聞言,只是點了點頭,隨即扭頭看了看身邊的指導員。

    “指導員,這事兒,看你的意見。副班長這個問題,涉及到新兵的思想,如何正確處理,確實需要一些方式。”

    聞言,正在記錄的指導員放下筆看了張強一眼,隨即回應道:

    “二排長的安排,從程序上是沒錯的,不過稍微有些武斷,沒有考慮其他新兵的情緒。我的意見是,通知各班,一個月時間,先讓各班班長指定人選暫代,一個月以后民主選舉。”

    指導員提出的這種辦法,首先給二排長留夠了面子。

    同樣的,一個月時間,也可以給那些新兵們相互了解的時間和情緒的緩沖。

    而一個月以后,真正有能力的人肯定能夠脫穎而出。像蕭辰這樣的,軍事素質肯定名列前茅,五班長到時候就算民主選舉,也肯定是首先要將蕭辰提名的。

    張強向來對自己的這位搭檔抱有很強的信心,這件事情的處理辦法,確實沒的說。

    見指導員看著自己,張強點點頭:“就按指導員說的辦。好了,還有什么問題?”

    一群班長開始七嘴八舌提出一些零碎的問題,但群策群力之下,基本上沒有出現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不過四十分鐘,這場連部會議就宣告結束。

    連部會議結束,各班班長自然要回到宿舍組織新兵們開第一次班會。

    然而當二排的三位班長回到宿舍后,卻忽然發現宿舍內一陣沉默,連個呻吟的人都沒有。

    “怎么了這是,一個個死氣沉沉的?都想家了?”

    四班長嗓門有些大,雖然在沖著自己班的戰士說話,但聲音卻傳遍了整個宿舍。

    “行了,都起來,咱們開個班會。對了,人都在吧?”

    四班長話說完,五班長便接上了,兩人如同說相聲一般,完成了一整段話的無縫銜接。

    “報告,四班全都在宿舍。”四班有個精明的新兵,接著五班長的話茬,強忍著腿腳的酸痛,站出白天那樣的軍姿,向四班長正式報告。

    有個人帶頭,誰都明白這可能是個表現的機會,輪到五班這里,說話的人就多了一些:

    “報告,蕭辰不在。”

    “蕭辰?他去哪了?”

    五班長皺著眉頭,本來他對這個副班長挺滿意的,但這會兒開班會居然人不在,這就有些過分了。

    難道,他出去搞一些老兵油子才會的破事了?

    看到五班長有些陰晴不定的表情,幾個對蕭辰觀感不好的新兵瞬間來了精神:

    “報告班長,蕭辰不是去找您了嗎?咱們從食堂回來后,他洗了自己的衣服就出去了,也沒跟我們說去干嘛了。我們還以為,他去找您匯報工作了。”

    這眼藥水上的,水平絕對一流。

    五班長頓時有些生氣。

    軍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耍小心眼,如果真按照這些人說的,只怕蕭辰真的是假借匯報工作的名義,出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出去幾個人,給我找。”

    五班長的聲音有些凌厲,以至于其他兩名班長心里都有些不好意思。

    看著五班的人欣然領命,差不多半數的人跑了出去,五班長一時間氣不打一出來,走出帳篷,低聲罵罵咧咧:

    “娘的,還以為來了個好兵,結果是個老兵油子。早知道這樣,就不應該在排長那里打包票的,這下全完了。這個蕭辰,找回來老子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