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八章 運兵

作者:簾秋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接兵那天,蕭雨請假來到車站,并沒有哭。

    蕭辰知道,那是她想要讓自己知道,她已經長大,并且變得堅強。登上前往芙蓉城的高鐵,蕭辰并沒有像其他新兵一般隔著窗目送家人一直到出離視線。

    新兵期間的程序早在接到入伍通知的時候蕭辰就詳細講給蕭雨聽過,三個月的新訓結束之后才有機會聯系,而這段時間,蕭雨正好專心復習考試。

    “考研成功,就是給我最好的下連隊的禮物。”

    這是臨走前蕭辰唯一能做的,他終于開始害怕,怕自己走了小姑娘變得特別迷茫,不知道往后的路該怎么走。

    并不是一定要考研成功,只是,找一個能夠讓蕭雨振作起來,盡快適應一個人生活的理由。

    拋開離別的思緒,蕭辰從只裝了寥寥幾件物品的背包里掏出那份最貴重的禮物——學院的老院士托人送來的一沓論文,包括光伏發電,包括微電網,包括光能發電材料。這些都是最新的科研成果,即便從論文庫都無法查詢到。

    與資料一并捎來的還有一段話——如果在部隊有條件,不妨在這幾個方向深入研究。

    那種學者的驕傲和期望,讓蕭辰面對軍營生涯的憧憬中,平白多了幾分壓力和責任。

    翻開論文,在車廂內有些傷感和不舍的情緒包圍中,蕭辰沉浸在一頁一頁翻閱的世界里。

    專門負責這節車廂的士官此前一直在不斷安撫新兵們的情緒。

    不比蕭辰這種年齡已經觸及征兵年齡底線的老家伙,車廂里大部分人都只有十上不是都說隔三年的人都有代溝么,可他們哭的跟咱們當初一樣厲害。”

    “可不是,你那車廂里有幾個不哭的?我這邊有六個,都是看著別人哭幸災樂禍的,一看就知道是刺兒頭。也不知道會分到哪個班去,要是給我,我肯定頭都大了。”

    “我那邊只有幾個大學生,可能是讀書的礙于面子,都憋著呢。不過也有一個,娘的,感覺比我還老兵油子。吊兒郎當的,壓根不拿這個當回事。我老覺得,這小子要是分到誰的班,誰才會最頭疼。”

    “咋地,還怕他搞事不成?這種白面書生好對付的很,來個五公里就能收拾掉,咱們以前又不是沒遇到過。”

    一期士官搖搖頭,回想著剛才跟蕭辰一番交流的過程,咂吧一下舌頭:“搞事?新兵搞事的多了去了。就怕到時候壓不住他,根據我的觀察,是個練家子,跟其他的學生兵不一樣。”

    兩名士官在一群新兵背后指指點點,直至列車穿過半個夏國,經停在芙蓉城高。

    十六節車廂有十四個裝著新兵,在芙蓉城下車的只有五節車廂內的新兵,其他人還會去下一站。至于下一站在哪里,蕭辰不得而知,也來不及深究,因為一路上關照他們的士官已經開始整隊了。

    “按照身高從高到低,站成六排,速度快點。”

    運兵的卡車已經在車站外等著,站臺上前來迎接的團部首長看著,士官們雖然心里演練了很多遍,但此時已經有些緊張。而這種緊張,隨著各種嚴肅的口令,悉數向新兵們傾瀉。

    蕭辰一米七六的身高只能算中等,所以隊列中的位置也很快確定到第三排第四位。相比其他沒有經過軍事訓練的新兵,他的舉動瞬間贏得周圍的新兵們側目。

    “哥們,以前練過?”

    一個輕浮的聲音在蕭辰身側響起,蕭辰沒有回答,不過眼角的余光已經看清自己身邊站了一個什么樣的人。

    沒有經過訓練,即便穿上作訓服,也能從中看出其人此前是作什么的。耳垂上那個痕跡不是很明顯的耳洞,短發稍不符合正常發色的反光,使得蕭辰很容易將他跟四個字聯系到一起——社會青年。

    這四個字本意倒也并非什么貶義,但隨著很多社會青年沾染了不好的習氣,硬生生把這四個字給毀了。

    在這種很容易讓隊列前的士官抓住把柄狠k一頓的時刻,蕭辰可不想因為這小子的隨意吃掛落。

    “嘿,還裝,你是聾子還是啞巴?”

    “那個兵,橫什么呢?有什么出來跟我練練?隊列紀律車上沒講過嗎?”

    蕭辰的倒數還沒數到二,一聲訓斥便從天而降。社會青年看著蕭辰扯起的嘴角,狠狠瞪了一眼,低聲罵一句你給我等著,隨即卻乖乖閉上嘴巴。

    運兵車不再是舒適的高鐵,路段也不再那么平穩,如同罐頭一樣隨著地形顛來顛去,足足兩個半小時后,三輛運兵卡車終于讓發動機放假。

    “嘎吱,咣。”

    “下來。”

    車輛部件扭轉的聲音和人的吼聲進行了完美的交接,很多中途未曾換腿的年輕人雙腳一落地,便在一股完全不由自己控制的麻木中身體傾斜。

    直至數分鐘過后,這才相互攙扶著,按照上車前的隊列整隊。只是早就沒有了當時那樣的精神頭。

    一名上尉等候多時,看到明前這幅委實算不上好的光景,眉頭皺了皺,隨即厲聲喝道:

    “一個個的什么鬼樣子,全體都有,向右看齊,向前看,立正,稍息。”

    “歡迎來到新兵連,我不管你們以前是干什么的,來到這里,我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把你們從一名老百姓,變成一個兵。”

    “什么是兵?兵是一種職業,一種必須具備崇高理想和犧牲精神的職業。兵是用來當的,不是用來混的。那些寄望于當完兵安排個好工作的人,讓你們失望了。”

    “三個月時間,隊列,內務,條令條例,一切,都是你們要學習的東西。我不求你們能把兵當明白了,但都必須給我當好了,我張強的眼里,揉不進沙子。”

    蕭辰聽到身邊的社會青年在發出嗤之以鼻的聲音,不屑的樣子從站立的時候還能抖腿便可以看得出來。

    蕭辰很想轉過身踹他一腳,可是他現在沒有那個權力,也不能有那個權力。打架,在團結勝過一切的部隊里,絕對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蕭辰可以忍住,但這位上尉卻忍不住。

    “那個抖腿的,給我滾出來。看什么看,說的就是你,兩百俯臥撐,什么時候做完,什么時候吃飯。”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