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十九章 我正在看著你

作者:何忙忙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翌日,明媚的晨光親吻著這座鋼鐵山城,買得起云梭的富豪貴胄或許還未起床,天穹沒有昂貴的飛行器穿梭,干凈得一塵不染,只有兩座廣告飛艇在低空不知疲倦的逡巡。

    秦佑正抬頭仰望這臺在空中緩慢爬行的胖機器,飛艇垂下的巨幅廣告是給辦公樓中的高凈值人群看的,相比費用不菲,當然,視力好一點,站在地面也能看得見。

    廣告主要是為一名叫喬安的少年明星做宣傳,他即將來到甕城市開演唱會,這小孩應當是一名人氣超高的巨星,盡管只有十歲,但是他那不知道多少國混血的迷人五官,顯然惹得許多媽媽粉瘋狂不已。

    當然,這和秦佑無關,盡管他身邊現在簇擁了許多憤怒的母親,但她們不是沖著明星來的,他們的目標是正前方的一所私立貴族中學。

    “必須嚴查違禁用藥!”

    “黑心校長必須坐牢!”

    本來正是學生上課的時間,這所中學氣派的校門口卻不見少年,全都是拉著橫幅,舉著抗議板的家長們。

    準確來說,都是年輕的媽媽們。

    校門口已經停了兩輛寬大的新聞轉播車,這兩輛車分別隸屬于甕城市電視臺的教育頻道和法制頻道,他們最近已經掃蕩了好幾家校園,但是都沒查出什么問題來,眼前這家是被實名舉報,網上已經捅出大婁子了,甚至有視頻證據,所以才圍攏了這么多家長。

    不過……他們并不是這家學校里就讀學生的家長。

    據秦佑了解,進化者的地位很尷尬,一方面令普通人警惕和恐懼,另一方面,“有用”的進化者實際上很吃香,各大高校都有相關錄取名額,只要通過考核,高校順利畢業,他們都能應聘到最能發揮“能力”的崗位,收入遠遠高出平均水準,福利待遇一流。

    在這種情況下,進化者學生的家長們,當然會想盡辦法通過考核,于是乎衍生出一種違法的途徑,某些學校利用違法致幻藥物,刺激學生大腦,短時間產生巨大的恐懼感,這種恐懼感有一定概率能導致二次覺醒。

    副作用暫時無明朗,醫學專家表示,有一定概率造成永久的腦損傷,譬如變成只會流口水的智障,或者失去恐懼感,導致心靈扭曲,變成反社會人格之類。

    然而嚇不到初生牛犢的學生,更嚇不倒望子成龍的家長,畢竟負面案例太少,富貴險中求嘛,黑色產業鏈就這么出現了。

    眼下來抗議的都是其他學校憤怒的家長,他們口頭抗議是違禁藥物對孩子身體的損害,內核是公平問題。

    嗑藥是作弊!

    秦佑了解了這些情況,才知道為什么鼎燁中學的特教員一看到自己,第一反應就是記者,而且死活要把自己攔下來,畢竟近期抓的比較嚴,他們學校估計也在風口浪尖。

    學校的移動門緩緩拉開,一名穿白色制服的男記者帶著攝像團隊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

    記者胸口還有一枚碩大的臺徽。

    秦佑湊得很近,仔細觀察了一番才離去。

    他今天跟小愛分頭行動,他負責計劃籌備,小愛負責參加比賽拿獎金……秦佑已經想好了那五萬怎么花。

    至于昨晚遇見的蕭一生……

    秦佑還是決定暫時不請他幫任何忙,只留下了聯系方式。

    畢竟蕭一生擺明了是個走在灰色地帶的違法亂紀份子,秦佑不太樂意跟這樣的人多接觸,除非無路可走,否則還是保持距離吧,怕以后麻煩。

    如果蕭一生讀到了秦佑這毫無自知之明的想法,只怕會氣到尿血。

    一個女人跟秦佑擦肩而過。

    這里混血兒不稀罕,這女人顯然也是其中一位。

    暗金色的微卷長發扎在腦后,她雙手插在上衣兜里,走路帶風,慵懶的目光四處瞎看。

    過了兩條街,她進了路邊停靠的一輛外形圓潤狹長的黑色轎車里,駕駛位上坐著一個穿制服的平頭男人。

    “組長,聞到什么了?”

    邊暮利落的脫掉外套,翻過來穿上,另一面就是跟邊上男人同樣的赭色皮革制服,左胸的位置有一個張開翅膀的貓頭鷹圖案,翅膀下的羽毛組成了兩只兇狠的眼睛。

    特管局的局徽。

    邊暮是特管局治安組組長,感官強化的進化者,嗅覺味覺視覺皆遠超常人。

    她迅速給自己點了根煙,叼在嘴上,點開手機的虛擬投影,直接把手臂當鍵盤,飛快輸入信息,順便懶洋洋的說道:“挺干凈的,沒武器,沒嗑藥,沒做愛,也沒洗澡……分泌的體液,激素都在正常水準。”

    平頭男苦哈哈的說:“組長,車內不準抽煙。”

    邊暮野蠻的踹了他一腳:“舉報我呀!”

    平頭男縮了縮脖子。

    邊暮打完了字,關掉投影,把座椅放下了三十度安心抽煙,半瞇著眸子說:“小愛那丫頭已經夠神秘的了,怎么她身邊又冒出來一個沒身份的黑戶,哪來的?”

    他們特管局治安組的職能跟外界想的不太一樣,大部分情況下,邊暮等人只盯人,不辦案,監督城市里有問題的進化者,主要為沒有身份的外來進化者,至于為什么不直接逮捕……

    這是個很復雜的問題。

    她早就在大胃王比賽上發現了小愛可能是沒身份的外來進化者,盯了一段時間,給她整迷糊了,小愛就像個野貓,沒有親人,沒有固定朋友,當然也沒有犯罪跡象,成天除了吃喝就是玩樂,甚至不去打工掙錢,感覺純粹的在浪費生命。

    最詭異的是她在小愛身上聞不出人類該有的氣味。

    聞不到汗液,聞不到荷爾蒙,甚至她從洗手間出來后也沒有排泄物殘留的味道,這一度讓邊暮腦殼很疼……她吃這么多,不拉屎的么?上廁所就洗把臉?

    還是說她的因靈能夠完全清楚自身的氣味?

    小愛對她來說是個謎。

    昨天在監控里看到小愛身邊多了個人,邊暮上心監督,甚至調出了秦佑查過的所有資料翻閱。

    “可能是小愛的親戚,不知道名字,小愛叫他騙子。”

    邊暮不像探員,更像女流氓,她半躺著在吞云吐霧中分析:“他查的資料很亂,從世界歷史到地理,再到進化者的相關學術研究和亂七八糟的新聞,什么都看,估計跟小愛是同一個落后國家偷渡來的,但他和小愛不一樣,他查的東西太多了,如果說歷史地理之類的只是好奇,但他查詢鼎燁中學和市里幾大電視臺的信息干嘛?”

    平頭男適時的詢問:“組長覺得他要干嘛?”

    “具體不知道。”邊暮重新把座椅調了回來,煙頭摁熄在茶杯里,瞇著眼睛看向窗外,“但他肯定想搞錢,然后弄個身份,他想長期定居在這里。”

    “這怎么搞?”

    “搞不成的,異想天開的偷渡客見多了,沒幾天就被關起來啦。”

    “他不是那個殺人狂吧?”

    “味道不一樣。”

    “那我們……”

    “先觀察吧,小偷小摸我們都不用管,但是如果……你懂的。”

    ……

    秦佑跟小愛約在圖書館樓下碰面,眼看已經下午兩點了,她還沒有出現。

    坐在樓下臺階上,他餓著肚子等了很久,才看到姍姍來遲的小愛。

    秦佑迎上去,“怎么樣?贏了嗎?”

    小愛沒吭聲,垂頭喪氣跟斗敗了的雞仔一樣。

    秦佑難以置信:“你不會是輸了吧?吃飯這事你能輸?”

    “我沒輸……”

    小愛可憐兮兮的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秦佑:“比賽取消了,快餐店經理說再也不辦了……說大胃王比賽吸引不到客流……說這年頭沒人關心你吃了多少……我過氣了……”

    晴天霹靂啊!

    五萬塊這就沒了?

    秦佑傻愣愣的站在那兒,束手無策。

    小愛終于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秦佑我好餓啊!”

    秦佑也好餓,但是看小愛這么無助的樣子,只能先行安慰她,摸了摸腦袋,盡量溫柔道:“別急啊,別急……我想想辦法。”

    兩個小時后。

    秦佑還是坐在圖書館樓下臺階上,小愛虛弱的躺在他大腿,他已經把頭發撓的像是炸過一樣,毫無形象可言。

    秋風蕭瑟,兩人看著真有點流浪漢的氣質。

    小愛虛弱的問:“那個學校的人,不是以為你是記者嗎?你直接去敲詐他們就行了。”

    “成功率最多一成。”秦佑也虛弱道:“我直接這樣去,他們肯定會懷疑……那個特教員,他拼命攔著我們,是擔心我們拍到了視頻,但我沒有啊……我沒有談判的籌碼啊……所以我本來想的是用你那五萬塊包裝,裝腔作勢……”

    小愛翻了個身,快要睡著的樣子,“……什么意思啊?”

    秦佑輕聲道:“你知道銷售的逼定技巧嗎?”

    “不知道……”

    “就是抓住客戶的恐懼和貪心,再給他們時間的緊迫感,人就會失去理智……”

    小愛打了個哈欠,秦佑現在發現了,自己只要說點她稍微難以聽懂的內容,她就會嚴重犯困。

    他換了種說法:“以前某些小部分房產銷售有個套路,在老房子外墻噴漆寫個大大的拆,然后告訴一些貪心的客戶,已經有很多人付定金了,再不買就沒機會了……這真的會忽悠到人,現在換個方法也一樣,人性萬古不變。”

    小愛又翻了一下身子,抬頭看著秦佑下巴:“你現在要錢買噴漆,寫那個拆字。”

    秦佑艱澀的笑了笑,“你也不笨嘛。”

    小愛無力的笑:“我本來就不笨,我機智的一比。”

    秋風蕭瑟,秦佑有點冷,縮了縮脖子,雙手環抱自己,小愛像照顧小寵物一樣的把自己牛仔外套脫下來,披在秦佑肩上,小的可笑。

    然后接著躺下。

    秦佑心頭一暖。

    忽然這邊有幾個少婦嬉笑著結伴路過,有人背包有人拿拖行李,都像是游客模樣,其中一個走過來問道:“你好?你知道喬安的演唱會現場在哪兒嗎?我看導航已經到了,但找不到體育館。”

    秦佑知道那個體育館還很遠,靠近鼎燁山那邊,“你們肯定導航錯地址了。”

    少婦一看,“哎呀,真錯了……我們叫車過去吧。”

    然后她們便嘰嘰喳喳遠去。

    “明晚的演唱會,你們說喬寶今天到了沒?住哪個酒店啊?”

    “誰知道呢,喬寶的行程一直都保密的很好,等等看看后援網有沒有小道消息吧。”

    “那我們現在先去酒店放下東西,再過去拍照吧!”

    “好啊!”

    秦佑看著他們走遠,隱隱約約想到了一種可能。

    小愛在斷氣邊緣呻吟:“我們今晚連帳篷都沒得睡了……”

    秦佑受到刺激,西裝外披著小號牛仔衣,猛然站起:“賭一把!”

    小愛放任自己滾落在地,像一攤沒有生命的碳水化合物。

    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呻吟:

    “我……要……休……眠……”

    “先……睡……一……百……年……”

    ……

    秦佑重振精神,帶著還剩一口氣的小愛上了圖書館,這里沒有純粹的網吧,想用電腦只有圖書館,電游城的娛樂電腦費用高昂,而這兒的圖書館雖然借書貴的離譜,不辦會員借一本書就要一百多,但電腦則有免費的使用,這也是秦佑跟她約在這兒的目的。

    秦佑試著上電視臺的內部互動論壇發帖詢問,工作服和臺徽都弄丟了怎么辦?

    這個論壇人煙稀少,沒有身份審核。

    然后在等待期間,他看了許多近期有關校園使用違禁藥物的新聞報道,評論中很多人都在罵記者不作為和收封口費的事。

    不同時代會產生不同的特權職業,這些特權職業當然并不都是壞人,但是由于整體權力過大,缺少監督,很容易就會賺取許多額外收益,然后被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粥。

    這里的記者顯然比自己家鄉的名聲要差得多。

    看完這些報道,他又上鼎燁中學的官網,上面有每個學校里的教職工作者基本信息和辦公時間,這些都是公開的信息。

    秦佑找到了那名特教員。

    回頭再去論壇,已經有人回復。

    【打給珞雅服裝啊,這家公司我們長期合作的,提供你的工號和密碼,讓他們補發一套就行,這也要問?沒看過員工手冊?】

    秦佑搜索電視臺的員工手冊,按理說這玩意不會掛在網上,結果真有。

    有好多個疑似電視臺員工吐槽,有人還拍了手冊照片發上去,吐槽其中一些特別不人性化的條款。

    秦佑又查了一會兒,感覺自己需要的資料差不多了,才拖著小愛又下了樓。

    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早就進了特管局的人臉識別系統。

    攝像頭緩緩挪開,剛才一直對準著秦佑。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