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章 這貨不可能是女神

作者:何忙忙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作為一貫有輕微潔癖的商界菁英,秦佑這次卻激動的連洗澡都顧不上了,權當是野外冒險沒有條件吧!

    沒有具體見面時間,他只能馬上出發!

    從衣柜玲瑯滿目的西裝里挑了一套休閑款,然后又去車庫里挑了一輛布加迪威龍16.4,便即刻開啟程前往華僑城廣場。

    秦佑素來自認低調,車身定制的顏色也是樸實無華的銀黑色。

    但是當這輛定級超跑轟鳴著駛出住宅區,充滿了金屬質感的車身在初升的照耀下仿佛燃燒的水銀,還是引來了許多路人的側目。

    這一路開過去,有人就得到了消息,知道秦佑回國了。

    在車上關掉了手機的飛行模式后,很快就有電話打了進來,秦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起,“我現在沒空。”

    為避免無意義的社交騷擾,以前的手機號秦佑已經棄用,現在能找到他的人非常少,打來的是他以前公司的產品經理,公司被并購后這哥們已經成了那家巨無霸企業里的項目經理。

    他顯然知道秦佑現在的退休狀態,嘆了口氣:“秦總,下午股東會議,褚總一定要讓我聯系您,希望您務必到場。”

    “你就說我還沒回國。”

    “有人看到了你的車從綠海灣開出來,所以褚總才讓我打……”

    “人家就是客套一下,你以為他真想在股東會議上聽到我的聲音?上次我差點把他噴得尿失禁……找個借口場面一下就行,就說我去趕飛機了,現在要去北極看企鵝。”

    “企鵝不在……”

    “你試試,他保證聽不出問題,掛了啊。”

    “還有個事!”

    “速放。”

    “阿姨找不到你,她讓你這周末去參加你弟弟的生日宴會。”

    秦佑聽到這個就糟心,他這個偏心的媽可從來沒有幫他過哪怕一次生日,“北極企鵝,一視同仁,反正他們只是想要禮物,你就幫我代勞一下,老規矩,我回頭給你雙倍報銷。”

    “那……買什么呢?您指示一下?”

    “你決定。”

    “我不想決定,你那弟弟太討人煩了,就是個熊孩子,之前買個游戲機送他對我冷嘲熱諷的,嫌棄不夠檔次。”

    “我記得他小時候喜歡玩芭比娃娃。”

    “不行,他今年二十吧,長大了……”

    “那就買個大娃娃……”

    “毛絨的那種?”

    “充氣的那種。”

    ……

    沒有朋友,家庭糟心,秦佑這些年在工作中尋求挑戰,但在別人看來難如登天的世俗目標,他卻總能輕而易舉的達成,秦佑將其歸結為專注。

    兩次創業的公司都被高溢價收購,秦佑積累了一大筆財富,除此之外,加上名下股份,還有其他穩定的投資收益,如今二十七歲的他,早已經成為了食利階層中最年輕的一份子。

    其實他本可以把公司做強做大,可惜實在找不到興趣點和成就感,寧可滿世界浪蕩尋求新奇的刺激,隨著刺激閾值的提高,難以填補的空虛感越來越大。

    心理醫生告訴他,這種情況是社交心理障礙引起的抑郁性神經癥,建議他多交朋友,給自己找個健康向上的人生意義。

    嗯,這廢話說得真有道理。

    長期人生意義是找不到的,但短期目標還行,當下就有一個既能滿足他過剩的好奇心,又能提供強刺激的超自然事件,他已經完全不想搭理其他瑣事了。

    開到華僑城生態廣場,在附近找了個地下車庫停了車,秦佑走進了郊野公園……這片廣場非常非常大,將近五公頃的地兒,他只能到處游蕩,希冀那位奇葩神祇能快點找到自己。

    應該能找到自己吧?

    秦佑在兩次接觸后,給這位姓朱的女神做了個心理畫像,從性格到能力邊界,大致如下:

    年齡:兩百歲以上;

    心理年齡:人類的十二歲到十五歲,不能再高;

    性格愛好:頭腦簡單,爽朗,貪玩,幼稚,喜歡流行歌曲,可能五音不全。

    外貌:極有可能是人類正常女性的形象,她甚至應該就在正常的社會中生活。(秦佑根本不認可她是神,現在已經定位成基因變異的超人類,平行世界的人類,或者是文明程度類似的外星人。)

    能力:傳音,入夢,但似乎連讀心都不能做到,應該還能遠程控物。

    總結:沒法總結,秦佑覺得他每一個方向的推論都有邏輯矛盾,譬如她如果真活了兩百年以上,這種沙雕性格簡直不可想象,除非她的記憶跟自己電腦的d盤一樣定時清理掉大半;還有她真的很關心信徒的問題,這一定跟她利益攸關……

    至于她為什么救自己,為什么現身入夢,甚至愿意見面……

    孤獨吧。

    他只能從人類邏輯考慮,超出這個范疇就無能為力了。

    秦佑就這樣不停的琢磨,思考的方向無限延伸,最后都是白想。

    深城五月的華僑城,鳳凰花紅火的像是燒著了,盡管不是周末,附近來拍照的人也絡繹不絕,秦佑已經等到了下午,饑腸轆轆,無心風景,只是看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心想要不要換個僻靜的地方。

    “人太多她會不會不好意思露面?”

    他剛低聲自言自語,身后馬上就有人吐槽:

    “我又不是鬼。”

    秦佑豁然回頭。

    綠地中央的噴水池邊上,站著一個最多不超過十五歲的少女。

    平劉海,雙馬尾,一身街頭打扮,背著個雙肩包,雖然長得非常漂亮,尤其是一雙杏仁眼稱得上正氣凜……呃,明眸善睞?很難形容,反正秦佑看到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叛逆期的初音未來。

    “朱……”

    秦佑還沒開口,她就甩了甩手里剛吃到一半的條頭糕,不耐煩道:“行了行了,別喊我這名字了,也不知道多少年沒聽人念過,都有點不習慣。”

    秦佑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幾眼,“這是你真身?”說來奇怪,或許是身邊的環境太過正常,光天化日下的公園,來來去去都是正常人,沒有夢境里的特效渲染,眼前的女孩兒從表面上看來也是完完全全的人類女孩,連破洞牛仔褲都顯得那么地道……

    所以他格外平靜。

    “對。”小姑娘對這問題倒不奇怪,走過來仰頭看著秦佑,露出饒有興致的神情:“你好呀,假信徒,你來早了。”

    “你沒留時間。”秦佑說。

    “呃……”小姑娘訕訕一笑,“我可能忘了,那你等了很久吧?”

    秦佑觀察了她一會兒,忍不住嘆了口氣:“你看起來太正常了……”

    街頭少女也在打量她,捏著下巴問:“你是不是很有錢?”

    秦佑不解:“一般吧,怎么?”

    “那你請我吃個飯吧。”她剛把條頭糕全部塞進嘴里,就摸了摸肚子,說:“我餓了。”

    秦佑已經放棄了思考,他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后瞇眼看了看周邊:“你要吃好的話,附近我記得也沒有特別貴的……”

    她伸手往遠方一指:“面館就行!”

    ……

    “好吧,也沒那么正常。”

    從她配著一碗酸蘿卜牛腱面干掉了一大碗米飯開始,秦佑就放下了自己的筷子,專心進行觀察。

    短短的二十分鐘內,秦佑吃了半碗面,喝了一杯豆奶,但他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目測不超過八十斤的少女,快而不亂,拽而有禮的鯨吞了估計近十斤的食物下肚。

    而且她的吃法很特別。

    炒面配米飯,饅頭配湯包,餛飩再配炒飯,除了主食還是主食,吃完了一輪再來一輪,這不大點功夫,店家已經來不及上了,而且餐廳里不少人都嘖嘖稱奇的看著這邊,有人還拿手機拍照,以為是哪個大胃王主播來踢館子了。

    看著眼前高高疊起的大碗和籠屜,秦佑招呼服務員拿走,然后小心翼翼的問道:“我能問幾個問題嗎?”

    少女吃的雖然快,但還算有禮貌,她鼓著腮幫子一邊努力的嚼一邊沖秦佑點頭,然后一定要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才說話:“你問吧,不要那么緊張,我又不是什么邪神……”

    “那你是什么神?”

    “用你聽得懂的話翻譯……愛與和平之神。”

    “就是圣母咯?”

    “你怎么罵人呢你!”

    ……

    秦佑斟酌的措辭,謹小慎微,細聲細氣的說:“我這人……好奇心比較重,而且有時候說話不太好聽,有個問題我現在特別特別想問,但是感覺十分冒昧……”

    “你問呀!”她打開自己的背包,掏出一瓶汽水,但是包裝很陌生,秦佑沒見過。

    見秦佑還是有所擔憂的神色,她感覺就像是一個要哄小動物的寵物保姆,嘆了口氣,然后伸手比v,用那兩根手指戳著自己嘴角上揚,手動微笑,“看,我很友好的,其實我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類,盡管你騙了我,我也沒有想把你的腦袋擰下來,這充分的說明了神的仁慈……而且我喜歡真實的人,你想問什么就趕緊問吧,過時不候。”

    說完,又開始往嘴里塞主食。

    既然人家都這么說了,秦佑也就放開了膽子。

    “主食玩家,你每天都要吃這么多嗎?”

    “以前不是,現在越來越多了。”

    “每天幾頓?”

    “不一定啊,三四頓吧,我還得吃零食。”

    秦佑頓了一下,似乎這個問題問出來還是需要一定的勇氣,“那……你每天……是不是……要拉好多斤屎?”

    仿佛天光直射天心,雷霆貫穿長空!

    聞言,少女清純的五官整個皺了起來,嫌棄的情緒在她巴掌大的臉上濃墨重彩的演繹,隨后整個人往后仰,好像想離秦佑這個污染源遠一點:

    “我去……惡不惡心啊你!!”

    秦佑自問確實有點惡心,但他幾乎是本著科學研究的虔誠在詢問,看起來那叫一個一本正經。

    “好吧,是有點不合適,等你吃完飯再問。”

    少女斜眼看著他,忽然咯咯咯笑起來,然后努力的忍住,臉頰不住的抖動著。

    對面,死人臉的秦佑用一雙死魚眼盯著她看。

    她勾了勾手指:“告訴你也行,湊過來。”

    秦佑附耳過去。

    少女在他耳畔小聲嗶嗶:“我不拉屎。”

    秦佑驚愕之情溢于言表。

    “干嘛這么看著我?”少女笑起來特燦爛,“你見過哪個女神拉屎的?”

    秦佑很認真的說:“我見過的每個女神都拉屎。”

    少女豪邁的擺擺手,大幅度搖頭:“哎哎哎,你說的那些都是假女神!真女神怎么可能拉屎呢!”

    隔壁有倆桌的客人都不約而同的放下筷子,走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