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夫人昏過去

作者:六月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袁氏啞口無聲,真到御前論一論,她們當然是不占理的。

    對食一說,本來就出自她們的口。

    蘇意冷笑一聲,“如今人已經送到,還望國公府好生對待,錢公公可是伺候了皇太后多年的人,若在國公府受了委屈,那就是打了皇太后的臉,你們自個斟酌吧。”

    說完,蘇意策馬轉頭,大刺刺地走了。

    袁氏氣得七竅生煙,急忙下令讓府中的人把看熱鬧的百姓趕出去。

    那錢公公卻問袁氏,“兒媳婦啊,咱家住哪里啊?咱家還有好些行李沒搬進來,回頭你讓人去搬一下。”

    袁氏怒道:“你給我滾!”

    錢公公冷笑一聲,“滾?咱家可是坐著花轎進了門的,滾得那么容易嗎?再說,你一個后輩,有什么資格叫咱家滾?叫我老媳婦兒出來吧。”

    老夫人在里頭聽得此言,氣得一個勁哆嗦,咬牙切齒地對身邊的婆子道:“打出去!”

    “可……可那是皇太后身邊的人,打出去合適嗎?”婆子道。

    老夫人一口氣幾乎提不上來,卻還有僅存的理智,“給他五百兩,讓他滾!”

    婆子應聲出去,跟袁氏說了老夫人的意思。

    袁氏心疼那五百兩銀子,卻也不得不把這尊“大神”送走。

    “五百兩?你就這樣對你公公啊?”錢公公不屑地道。

    “你一個出宮老太監,來攘攘半日便賺了五百兩,還想怎么樣?”袁氏幾乎忍不住一口鮮血吐出來,恨不得把那五百兩砸在錢公公的臉上。

    “不想怎么樣,咱家橫豎倒插門進來了,進了國公府的門,就是國公府的人,也休想用這幾百兩銀子把咱家打發走。“錢公公態度堅決。

    “你說,你要多少?”袁氏咬著牙關問道。

    錢公公伸出一個手掌。

    “五千兩?你是瘋了嗎?”袁氏瞪大了眼睛。

    “兒媳婦你是心疼銀子的話,那就容咱家住下來吧,怎么說了那么久,都沒見咱家老媳婦出來啊?”錢公公說著,便要往里沖。

    袁氏嚇得心肝都顫抖了,尖叫道:“攔下,攔下!”

    錢公公回頭,冷道:“攔得一回,攔不住第二回,若不安置好咱家,明日咱家就到茶樓酒館里說去。”

    袁氏臉色發青,“給你,拿了銀子,你麻溜給我滾!”

    錢公公笑道:“既然不認公爹,咱家留也無趣。”

    袁氏冷冷地道:“你到外頭去等著,我叫人給你取銀票。”

    “不必,這里站著挺涼爽!”錢公公滿臉的褶子堆了起來,笑得十分開懷,“弄不好,咱家老媳婦出來還能見上一面。”

    袁氏聽得這話,實在是刺耳得很,急忙便叫人取銀票過來。

    五千兩,錢公公拿在了手中,揚手道:“兒媳婦可真是大方,,行,咱家這就走。”

    “滾!”袁氏咬牙切齒地道。

    錢公公把銀票揣好,便往外走。

    但是,他沒有離開國公府,而是問了人梨花院在哪里,徑直便往梨花院去。

    瑾寧方才便躲了起來,躲回梨花院,倒不是說她怕老夫人生氣問罪,只是覺得,這種事情,誰沾誰倒霉。

    可這躲也躲不掉,可伶進來道:“那位新郎官來了。”

    瑾寧瞪大眼睛,“來了?來了梨花院?”

    “在外頭呢,說是要見您。”可伶道。

    瑾寧皺眉,“請進來吧,可得罪不起的。”

    錢公公被領了進來,往瑾寧面前一站,躬身道:“老奴參見縣主。”

    這聲音……

    瑾寧一怔,抬頭看他,卻見他慢慢地放下了頭發,順手挽起發髻,大紅色的外裳扯掉,露出一襲石青色窄身緞裙來。

    “老奴是皇太后身邊的嬤嬤,日前出宮,蘇大人見老奴身壯力健,便讓老奴來伺候縣主。”

    瑾寧怔了一下,“合著,今日是給我送新郎官來了?”

    連忙起身行禮,“見過嬤嬤!”

    錢嬤嬤笑了,意味深長地道:“請得老奴來,蘇大人是花了好大的心思,蘇大人對縣主是真真的好啊。”

    瑾寧心中當然明白,莫說是皇太后身邊伺候的老人,便是宮中的任何一位嬤嬤,出了宮安度晚年,都很少再去伺候主子,因為年老嬤嬤離宮的時候都有一筆不少的封賞。

    而且,她們素日里伺候的可是宮里的娘娘貴人,到府中為奴,對她們而言,多少是委屈了。

    錢嬤嬤坐下來,含笑道:“縣主,蘇大人的意思,是讓老奴打點一下外頭的人情世故,不過,老奴看,蘇大人是多此一舉了。”

    “這如何看得出來?”可伶問道,都沒相處過,就看一眼就知道?

    錢嬤嬤道:“縣主眉目周正,英氣十足,眼神篤定明亮,是個心頭有大主意的人,日后也是要做大事的人,那些牛鬼蛇神,如何就傷得了縣主?便是有人害死了縣主,縣主怕也是要涅槃重生的。”

    瑾寧怔住了,定定地看著錢嬤嬤。

    弄不清楚她這話是別有所指還是隨口說的。

    錢嬤嬤年紀應該很大了,臉上皺紋很多,眼角下方有些老人斑,眼皮耷拉,眼角的光芒卻是十分銳利。

    她說話的語速比較快,聲音尖細,確實有點像太監的聲音,卻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反而讓人覺得有不可置疑的信服力。

    她也不是阿諛奉承之人,否則,師父也不會叫她來。

    “以后,還請嬤嬤多指點!”瑾寧福身下去,恭謹地道。

    錢嬤嬤微笑,伸手抬了一下瑾寧的手腕,“縣主客氣了。”

    瑾寧笑了,“嬤嬤方才的裝扮連我都沒看出來竟然是個嬤嬤。”

    錢嬤嬤淡淡地道:“這只是簡單的易容裝扮,再精深一些的,莫說縣主看不出來,便是蘇大人也未必能看出來。”

    可伶可俐聽得這話,眼底頓時露出了崇拜的光芒。

    瑾寧也聽出這位錢嬤嬤確實是有大本事的人,否則,師父也不會請她來。

    梨花院忽然來一位宮中出來的女官,且昔日是伺候皇太后的,這可就了不得了。

    一時間,國公府的下人爭相奔告,都想來看看這位宮中老嬤嬤。

    青瑩回來告訴瑾寧,“壽安堂請了大夫,說是老夫人突發心病,昏過去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