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戰場調查

作者:西方蜘蛛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偽鈔!

    孟紹原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和偽鈔販子扯上關系。

    希望霍伊斯的手藝千萬別讓自己失望。

    誰能想到,一個披著慈善外衣的家伙,暗地里居然在做著偽鈔生意?

    而且還跑到了遙遠的中國?

    這家伙是有點本事。

    一回到辦公室,第一時間就把吳靜怡叫了進來:“萬海源,桂軍,方中盛、馬小寶,中央軍,劉福清,東北軍,這幾個人,你想辦法查一下他們的番號。”

    “有難度。”

    在孟紹原的記憶里,自從吳靜怡成了自己的助理,還是第一次說這樣的話,以前,無論自己派給她什么任務,她總是不問原因,照著做就是了。

    然而這次吳靜怡還是這么說了:“中央軍的倒還好辦,畢竟都有花名冊,可是地方部隊的,營一級的我們還能設法,但是其他的,難。還有的,是在開赴上海之前,臨時招募的,更加沒有辦法查了。”

    “我知道,我知道。”孟紹原喃喃說道:“我今天去日本人那,看到了很多戰俘,我記下來了幾個名字,我想,我總得讓他們的兄弟,讓他們的家人知道他們還活著。”

    吳靜怡默默的點了點頭:“我盡力。”

    這位孟大主任,除了無恥了些,其它都好。

    “對了,孟主任。”吳靜怡拿出一份文件:“明天,川軍第20軍先頭部隊,401旅802團將到達南翔火車站,20軍軍長楊森已于8號提前到達。802團防御陣地為蘊藻浜一線。戴處長令,由我處派員接應,并為其向導帶入防御陣地。”

    “川軍終于到了,802團守哪里?”孟紹原立刻問道。

    吳靜怡來到了地圖前:“就是這塊區域。此處為一塊棉花地,地勢開闊,無險可守。在他們的正面是日軍第九師團和禁衛師團。根據我們的情況,川軍裝備低劣,士兵作戰素質低下,恐怕,恐怕就是擺擺樣子的一群炮灰。”

    “放屁!”

    孟紹原冷冷一聲怒斥。

    吳靜怡被嚇了一跳。

    自從她成了孟紹原的助理,倒是見過孟主任對其他人發火,但是對他吳助理,連一句重的話都沒有說過。

    今天這是怎么了?

    “他們的確是炮灰,可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的炮灰。”孟紹原語氣凝重:“他們哪怕死,個個都是頭朝前死的,沒一個是他媽的屁股對著日本人的。他們不是來擺樣子的,他們是來和日本人玩命的。”

    今天的孟紹原,當聽到“川軍”之后,表現的一點都不像是熟悉的那位孟少爺。

    孟紹原輕輕嘆息一聲:“還有什么任務?”

    “除了帶到防御陣地,還要為其標示防御點,日軍進攻重點,指引炮火攻擊方位,日軍進攻特點等等,任務極其繁重危險。所以戴處長特別指示,要派有豐富經驗的特工。他還特別指出一點……”

    “什么?別吞吞吐吐的。”

    “戴處長明令,讓我把這話一字不漏的帶給你,‘孟紹原,除了你,誰都可以上,就是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

    “哦,是嗎?”孟紹原拿起了那份文件,仔細的看了一下:“吳助理,準備一下,我要上了。”

    “什么?”吳靜怡一怔:“戴處長特別指示過的,孟主任,你可別忘了,上次你擅自去通縣,差點被槍斃了啊。”

    “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不一樣了。”孟紹原把文件往辦公桌上一扔:“你看到了嗎,這份文件了,還夾帶著幾分絕密資料。抗戰爆發,全國軍民上下一心,共同抗戰,可就是有一群漢奸小丑上躥下跳。

    我們在上海鋤奸,有人說我們殺害良善商人。我們干掉了幾個企圖叛變投敵的軍官,有人說我們無憑無據不經審訊殘酷迫害愛國將士。我們鏟除了周鳳山,有人說我們無法無天連退役的將領都不肯放過。他媽的,這群漢奸除了搗亂還會做什么?

    他們還說我們只會利用手里的權利,搞陰謀詭計,陷害忠良。我們在前線做了再多的事,死了再多的人,他們也都看不到啊。我們就是一群他媽的狗特務!這群狗東西在那大造輿論,呼吁什么要徹底整頓軍統,清除害群之馬,還上海一個朗朗乾坤。”

    “孟主任,你消消氣。”

    吳靜怡給孟紹原的杯子里加上了熱水。

    “我沒氣,我只是悲哀。”孟紹原苦笑一聲:“更有甚者,說我們這些特務,大肆貪污經費,中飽私囊,在上海買房買地養女人。他們給委員長施加壓力,給政府施加壓力,所以啊,政府為了穩定民心,徹底解決此事,特別成了一個戰場觀察團。

    觀察團?觀察誰?是來審查我們的!行政院副秘書長林清泉為團長,財政部審核處處長石毅峰為副團長,由他們主要負責。其余團員分散各地,現場觀察特務是否盡職盡責。隨行的,除了這些人,還有以‘中央日報’為首的多家報社記者。”

    “這不是在瞎胡鬧!”吳靜怡也生氣了:“難道要把我們各個小隊,在那做什么,公諸于天下,讓日本人可以有目的性的打擊嗎?”

    “所以,戴先生要讓他們親眼看到,我們這些特務在上海,不是在玩女人,是在玩命!”孟紹原的目光又落到了那份文件上:“我算是戴先生的愛將了,升的快,權利大,不可一世,飛揚跋扈,可戴先生要告訴他們,我的這些都是拿命換來的!”

    吳靜怡明白了。

    戴先生特意加上的“孟紹原,除了你,誰都可以上,就是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這句話,其實是讓孟紹原演一出好戲出來,為在上海奮戰的特工們正名。

    孟主任要親自上戰場了!

    可吳靜怡還是有些擔心:“孟主任,你要親自上去,那要危險了,川軍戰斗力低,頂不住日本人的。還是換個人去吧。”

    “第一,川軍裝備差,但戰斗力不低。”孟紹原緩緩說道:“第二,除了我,還有誰有資格去?誰有資格讓人信服?除非是周偉龍或者程義明上去,可惜啊,這不可能。”

    說到這里,冷笑一聲:“好啊,不是要來審查我們?想看戲?我讓你們演戲!吳助理,你這今天給我辦幾件事。”

    他仔細吩咐了一下,吳靜怡全部記了下來。

    然后,她沒忘記問一聲:“孟主任,萬一你要陣亡了呢?”

    孟紹原鼻子都氣歪了:“吳靜怡,你怎么不說點好的?你就不能盼著我活著回來?他媽的,死了也給我這么做,我讓他們知道什么才是恐懼!”

    “好的。”吳靜怡沒忘記繼續扎孟紹原一刀:“孟主任,你要是真的陣亡了,清明,我一定給你上墳。”

    孟紹原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

    沒誰是不可以犧牲的。

    將士們可以,特務們可以,孟紹原也可以。

    這一點,孟紹原非常清楚。

    就算再得到戴笠的信任,但是為了抗戰大局,為了抗戰的最終勝利,從戴笠開始,到下面的任何一個特務,隨時隨地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頂多,到時候,戴先生為自己流兩滴眼淚罷了。

    “老苗,在看什么呢?”

    來到苗成方待的房間,發現他正站在窗口對著外面看。

    “那個,賣水果的,從前天開始換人了。左面那個,身邊有輛黃包車,可卻不做生意的,還有盛源記肉莊門口的那個,天天蹲著,這幾個人都是特務,日本特務。你這里可是被盯上了。”

    苗成方指著窗外說道。

    孟紹原朝外面看了看:“這有什么稀奇的,我這個部門在上海也有日子了,被盯上不奇怪。我一會讓巡捕房的把他們帶走。”

    “帶走還是會來。”苗成方從窗戶那里離開:“他們是最近幾天才出現的,我特別注意了下,每天下班后,在大門口靠左邊墻角的位置,會有白色的粉筆寫的一個數字,有的時候是三,有的時候是四。到了第二天上午呢,這些數字又會消失。”

    “那是我們每天晚上在這里值班的人數。”孟紹原立刻反應了過來。

    自己的辦公室里有內奸!

    “這個人是剛被收買的。”苗成方不慌不忙地說道:“他把每天值夜班的人數,報告給那些日特,我看啊,日特是準備尋找一個值夜班人數最少的時候,突襲這里,獲得有價值的情報。”

    “我這里武器齊全,火力強大,支援迅速……”孟紹原說到這里,話鋒一轉:“老苗,我快死了。”

    “哦,然后呢?”

    “趁我死之前,把這內奸找出來,順帶著再把準備突襲這里的日特干了唄。”

    “好,夜間突襲,他們的人數不會多。我估計只有三到四個。”

    “不是,老苗,我快死了。”

    “那又怎么樣?”

    “你的那個秘密,告訴我唄,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我說孟長官,你死了關我什么事?我憑什么要把秘密告訴你?”

    “成,姓苗的,你成。”

    “看你照顧了我那么長時間,我幫你個忙,晚上替你除掉那幾個日特。”

    “你一個人?”

    “對了,幫我把那個叫田七的秘密調過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