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章 禍在岐土

作者:風也對我訴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在這災劫肆虐過的大地上,新木剛剛萌發,生機勃發的勢頭方出,近日又被摧殘了。

    一只立在老樹上的老鳥剛欲閉上將死的眼,忽地從那里騰起來,翅膀撲棱得急促而慌亂。

    “給我站住!”遠處傳來一道暴喝,就見兩個腳踏雜色光汽云霧的青年飛馳而來,正追逐著一道極快的白色身影。

    破空聲剎那到來,樹上的老鳥還沒來得及完全規避,下一剎直接被那白色身影經過的氣流掀飛,哀聲中倒地而亡。

    數個呼吸后,兩個青年掠過,當首一人瞟了一眼不遠處死掉的老鳥,擺手停下。

    他狠狠地喘了口氣,道:“別追了。”

    這人顯然也注意到了被震死的老鳥,那小金睛白駁明顯還有余力,但他二人近日卻是被部族內多次派遣,早已是心神疲乏,體力不支。

    恰逢此次又和一頭精力旺盛的金睛白駁到處亂竄,浪費了大半日光景,早就累的想罵娘了。

    “可惡,這小子不知如何降服了一頭小金睛白駁,溜著我們追了好幾個時辰!”另一人罵道。

    兩人氣郁不平,只能落到一個山頭,散去腳下的光汽云霧,稍作休憩。

    “算了,不過一個獸生小兒,就算抓到也不定能問出什么。相比起來……”半晌,這人無奈地說道,看向極遠處,原本還算平靜的眼中爬上些許驚悸。

    就見在他視野的盡頭,一個巨大的黑影正單膝跪在兩座擎天山嶺間,偉岸龐然的身軀讓人從心底升起畏懼之心。

    黑影神石般凝練的軀干黝黑而深沉,一動不動宛如死物,唯有抗在肩頭的如山大劍散發出逼人的鋒銳之氣,斥退所有膽敢來犯的投機者。

    “岐氏承劍之靈……”僅僅說出這巨靈的身份,兩人便感覺有一股徹骨的寒氣撲面而來,古老中帶著濃郁的腐朽氣息,鋪天蓋地。

    巨靈承劍,捍主之威直欲劈天裂地!

    雖鋒芒未露,但誰敢擅動妄念?

    “還是趕緊走吧。”

    打了個冷戰,二人對視一眼,不敢再去看那黑影一眼,轉身飛速地離去。

    ……

    ……

    ……

    這是岐土中的一處狹窄澗洞,天光隱晦,洞中水聲滴答,一片寂靜。

    忽然間,一陣呼嘯,洞外竄進來一道白色的身影,借著昏光可以看到,那是一頭金眸的白駁。

    這頭白駁明顯才是幼年,毛發柔順,眼神好奇,背上坐著一個身穿獸皮的小娃娃。

    小娃娃皮膚白皙,雙眼炯炯有神,看著清亮,招人喜愛。

    “小白!”小娃娃從白駁背上跳下,轉身跑到白駁的身側,在那里,皮毛撕裂,紅白的傷口崩開,青紫的筋骨畢露。

    小娃娃看了一會兒小白的傷勢,轉身跑到洞中深處的一處泉眼,捧一掬清澈的泉水,又飛快地回來,將泉水滴在小白的傷口上。

    泉水顯然并非凡物,滴在傷口上,有毫光流轉,排除傷口上繚繞的黑氣,滋潤著周圍的血肉,只是眨眼間,傷口恢復如初,留下淺淺的痕跡。

    “嗚……”小白發出舒服的叫聲,低下頭親昵地蹭了蹭小娃娃。

    小娃娃這才擦了擦額頭的汗,拍拍小白的腦袋后,坐到澗洞中的一只石垛上。

    他看向洞外天空,灰暗的蒼穹像倒懸的黑色漩渦,黑夜到來,漩渦墜落,仿佛要侵吞大地,叢林中,寂靜的恐懼漫天卷地地欺壓而來。只有聒噪的鴉鳥不知道又發現了哪里的腐爛尸首,刺耳的呱啦亂叫忽遠忽近。

    慘淡的微光灑在充滿稚氣的小臉上,小娃娃眼中有些茫然。

    他叫李斗,今年應該是剛過六歲,生在這片土地卻早已舉目無親。

    準確的說,在三年前他還有娘,只不過后來……

    ……

    他只記得,那天狂暴的雷電兇獸般怒吼,天空傾斜,大地顫抖,黑色的風沙席卷了整片岐土。

    尸體,堆積成山!

    鮮血,流淌成河!

    那天,娘親走出家門,面對漫天的雷霆,掙開了小李斗的手,只留下了一句冰冷無情的話:

    “今日起,汝名李斗!”

    這是神智瘋狂的娘親第一次和小李斗說話,卻也是最后一句。

    然后,狂風血雨中,娘親身形越發高大,最后竟踏向了漫天神雷!

    “娘!!!”任小李斗再如何呼喊,娘親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就消失在無窮可怖的雷海當中!

    想到這里,小李斗眼眶泛紅,他不理解為什么娘親要離開他,她丟下小李斗時,小李斗才不過三歲啊……

    為什么要把自己丟在這里?她難道不知道那場風暴過后,這片大地被摧殘得幾無生靈,就連自己也是躲在小白的母巢中才僥幸活了下來?

    都說天棄之,親猶憐,可為什么娘可以如此絕情?!

    小李斗不恨娘,允命之恩大于天,他只是茫然,在這尸骨遍地,滿目凄然的當下,為什么還要繼續活下去?

    連娘親都不要他了……

    而雖然那場災難過去,但一切才只是開始,更加可怕的災厄正逐漸靠近:

    滅世雷災過后,原先鎮壓一方,威懾周圍諸多擎天般古老兇獸和一眾部族的氏族——岐氏族人,一夜之間,消失了。

    旋即各方覬覦,紛至沓來,要將這被災難凌虐到極點的土地徹底摧毀。

    不過三年,這里已經成為了不知多少豺狼目光的焦點,甚至有幾頭古老巨獸都將兇煞的眼神投向岐氏大地。

    那是百千年前占據此地的古老兇獸,它們一旦察覺到岐氏真正離去,那此地的恐怖災難可能才只是剛剛開始……

    在真正的恐怖降臨之前,那些遙遠部族的子弟,不由分說地抓走幸存的人,逼問岐氏的去處,無論如何回答,下場都只有死。

    因為他們怕,他們害怕消失的岐氏有一天突然回來,將這一切都狠狠報復回去。

    而小李斗今天就是被兩個部族子弟追逐,幸虧有精于逃跑的駁獸小白,不然下場難逃凄慘。

    這樣的處境,在過去的很久時間內,小李斗已經經歷了不下十次。

    “娘……”想起這些如山般的壓力,小李斗抱住膝蓋,蜷縮的小身板在寂靜寒夜的映襯下顯得分外單薄。

    一旁獨自舔舐毛發的小白看到,悲鳴一聲,也想起自己死在雷災中的親人。

    一人一駁,從某種角度來說都只是見世未久的孩童,卻在這樣的寒夜中只能相互依靠,殘酷的土地上,他們注定下場凄慘,卻仍舊只能毫無目的地尋求生存。

    夜漫漫,有寒意砭骨,有寒意砭心。

    ……

    到被寒意侵襲,小李斗才醒來。

    “哎呀,得趕緊修行了!”他恍然間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站起來,拍去屁股上的灰土。

    小白趴在地上,聽到小李斗的動靜,耳朵動了動,沒有動彈。

    小李斗先是用泉水洗掉臉上的淚痕,這才摸著漆黑的洞壁,慢慢向著澗洞深處走去。澗洞并不深,不一會兒就到了盡頭。

    洞內有通向外界的幾處缺口,暗淡的光芒灑下,就見到這里是一處早就破敗的巢穴,巢穴里有兩具尸體。

    一具是一堆巨大的焦黑骨骼,即便數年過去,其上的滅世雷威依然殘存,天威震震!

    這是小白的生母,在當日滅世雷威下硬生生守護出一片狹小的生存空間,卻最終化為一具焦骨。小李斗見到這焦骨,雙目不由再度泛紅,當初這頭強大的駁獸本可以躲過雷災,卻為了守護自己年幼的孩子提前殞命在此。

    甚至小李斗,也是在雷災中被它一并救下,藏于巢穴之中。

    對于早被娘親拋棄的小李斗來說,這頭駁獸不是獸類,而是給予他新生的白母!

    “白母。”小李斗恭敬地磕頭,起身后又來到另一具尸體旁邊。

    這是一具干尸,不知為何出現在白母的巢穴中,身體有一半都嵌在了洞穴的山壁內,且山壁明顯已經沒有被破壞的痕跡,竟不知何時就存在于此!

    在時間的消磨中,干尸的面貌、性別早已無法分辨,但在其胸膛上卻有一副若隱若現的圖案。

    圖案上,似乎是一個人一手抓向天空,而在天空中則是無數面目丑陋的邪惡臉孔,乍一看仿佛活物,攝人心魂。

    這人胸膛上的圖案明顯是其死前以某種手段刻上去,也正是這圖案,讓其尸身保持不腐。

    小李斗見到這具干尸,很快流露出尊敬的神色,如果說白母是滅世中救下他的那個存在,那這具干尸就是真正教導他,讓他能夠在這滅世大地上活下來的良師。

    小李斗稱他為“黑師”!

    在這片大地上,修行是很必要的事情,否則必然無法從部族亂戰的間隙中存活,更別提周圍還有環伺已久的恐怖巨獸。

    “黑師,李斗來修行了!”小李斗先鄭重地磕頭,坐在干尸前,從胸口取出一只滿是血腥氣的囊袋,從中倒出殷紅的液體在干尸的胸膛上,而后雙目看向干尸胸膛上的圖案。

    隨著他的凝視,就見黑師胸膛上的鮮血漸漸浸入,隨即在小李斗背后,有一連串細密的光芒浮現,這些光芒從他后腦生出,向下擴散,就像一顆倒置生長的樹。

    這就是修行的奧義所在,人體有大藏,以天樞穴為根基,向下蔓延,經絡覆蓋,被稱為虛樹,亦稱虛數!

    虛數,即虛暝之數,關乎人與外界的溝通,乃至所謂命數!

    不斬虛樹,不能獨立于天地之間!

    修行伊始,就是找到合適的契機,借用虛無間的星微之力,積少成多,壘土成山,最終點燃虛樹,這一境界,就被稱為秉火。也只有秉火,才能有能力斬斷虛樹!

    秉火期,騰駕光霧,御獸伏靈,神力無窮,舉手投足星光外泄,宛如神人,更有唯一法——含元吞微!

    不過這一境界太過依靠積累,若無逆天的觀想之法,只是依靠身體自然吸收星微之力,到死都無法秉火。但逆天的觀想之法何其難得,這片大地上無數生靈,人族中能點燃虛樹的,大多只能是部族子弟!

    小李斗背后的虛樹若隱若現間,一道道不可見的星微之力降下,飛速進入他的身體,顯然他在觀想的正是黑師胸膛上的那幅圖案。

    洞中的時間飛速流逝,小李斗精神恍惚間就看到一個人影立于廣袤無垠的天地之間,一些他見過或者沒見過的東西從他眼前飛速掠過。

    看著這些奇妙的光景,小李斗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模樣更加認真了。

    夜越深沉,洞中就越靜謐無聲,而小李斗也越發沉醉在自己的所見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小李斗精氣神一滯,從這種奇妙的狀態驚醒,抬頭便發現黑師胸膛上的圖案泛著絲絲血色,而外邊投進的天光已經大亮了。

    “謝黑師教誨!”感受到身體之中再度充滿使不完的力氣,小李斗趕忙磕頭。

    起身后他又撓了撓頭,不解道:“黑師的圖可真奇怪。”

    三歲落入此間后,他便發現了黑師的存在,并在機緣巧合之下發現黑師胸膛的圖案正是一種可供觀想的存在。

    在觀想中,那道人影不僅教給他修行的入門,還讓他在幼年就擁有了機敏的心智。

    “眼睛好痛啊,黑師的圖好像一直在排斥我。”小李斗捂著自己的雙眼,每次修行完,雖然會感覺身體力氣又大了一點,但伴隨而來的卻是眼睛和心神的刺痛。

    小李斗曾遠遠地偷看那些部族之人修行,觀想之后都是十分舒暢,更有甚者直接恣意狂嘯,俯仰山林,仿佛這是一件極其痛快的事情。

    對比自己的情況,他猜測這可能是觀想之圖并不適合他導致。

    但和別人尤其不同的是,每一次觀想,他都要用鮮血涂抹觀想圖,否則觀想之后的劇痛根本無法忍受。

    小李斗不禁回憶起自己第一次觀想,醒來之后直接被痛昏,那種鉆人骨髓的疼痛,等他蘇醒后才發現渾身都浮腫了一大圈。

    每每回想,都是心悸萬分。

    而也在一次次的嘗試中,最終小李斗發現,只要在觀想之前給黑師的圖涂些血液,便能減輕疼痛,而血液的主人越強,這種效果就越厲害。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