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672章 偷吃

作者:青島可樂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蕭府內一間昏暗的房子里。

    蕭寒一個人孤零零的盤坐在蒲團之上默默發呆。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這三個問題在他腦袋里不斷盤旋,到最后,也沒理出個頭緒來。

    今天,已經是他回三原的第三天了。

    剛過了兩天吃飽了就睡,睡飽了就吃的豬一樣…不對,是神仙一樣的生活!

    沒想到今天一大早,他就被呂管家生拉硬拽的給拖到了這里,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茫然的抬起頭看看面前。

    一張紅木供桌上燃著幾柱拇指粗的大香!

    煙霧繚繞間,兩個制作精良的牌位在煙霧后面若隱若現。

    “什么玩意?供奉祖宗?可是老子的祖宗是誰老子都不知道,他們去哪給弄的牌位?”

    哭笑不得的看著牌位上用金粉寫就的字,蕭寒都有些佩服寫字之人。

    這兩個上面,一寫蕭寒之父,一寫蕭寒之母……

    倒是真直白,可是蕭寒就沒見過誰家牌位是這樣子?而且最關鍵的是,怎么只有孤零零的兩個?他的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就不供奉了?

    “奶奶的,不怕他們幾位老人家晚上去找你談談?”默默的腹誹一句,蕭寒又回歸到一開始茫然的表情上去。

    當然,他也是知道,現在大唐對于朝中官員的出身再不像之前那么隨便。

    像是當初李淵打天下時,直接封了一縣上下,所有人官的事再也不可能發生!

    如今,只要是吏部排的上字號的,都要追本溯源,查勘九代!

    蕭寒不用查九代,因為他連一代都查不出來……

    禮部的主官當初為了此事,那也是愁的掉了一把頭發!到最后實在沒辦法,只能把蕭寒當成這一脈的祖宗來寫進檔案,其他大佬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不認?那有什么辦法?你替他去找族人?

    當然,也有不信邪的!非得替他招認族親。

    一個國侯想要認祖歸宗,那認親的人自然海了去了!可是幾問下來,到了最后全部確定是假貨!噼里啪啦挨了百八十個板子后,就丟到了路邊呼天搶地……

    對此,蕭寒也是聽說過,也有些佩服這些人!

    張口就說是自己的二大爺?怎么樣?現在被打的真是二大爺來了都認不出來吧……

    呆坐在這半天,想著呂管家絮叨的話。

    蕭寒實在搞不清楚自己在大唐混的不錯,怎么就成祖宗的功勞了!

    難不成自己這一手打拼出來的家業都是假的?這祖宗比后世的領導更會搶功勞?

    想到這,蕭寒不禁搖了搖頭,深嘆了一口氣。

    罷了,華夏自古以仁孝治天下。

    雖然是孤兒,但是對于孝之一道,蕭寒也是絕對打心眼里認可的!至于現在,就當是看在孝道的面子上,祭祀一下這莫須有的祖先吧……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蕭寒把幾個蒲團連在一起,已經湊合著睡了一覺,等醒來的時候,這肚子又開始造反了。

    早晨就沒吃飯,現在這都幾點了,不給飯吃?

    “咚咚咚……”跳起來幾步來到房門前,一推!

    “我去,連門都鎖了?你丫的好歹給口飯吃吧!”氣急敗壞的蕭寒對外面大吼。

    “侯爺,祭祖都這樣,要誠心誠意!飯等到了時間出來再吃也不急,老奴就在這里陪著你!”

    呂管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雖然不大,但異常堅定。對于這些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規矩,哪怕得罪蕭寒,他也絕對不會通融一點的!

    “啥?有了祖宗,不要孫子了?!

    等聽清呂管家的話,蕭寒立刻有些傻眼!再三確定自己沒聽錯后,他無力的退后幾步,一屁股坐在了蒲團上。

    “餓!餓死了!早知道先藏個燒雞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蕭寒越想越餓,舔了舔發干的嘴唇,他的眼睛突然慢慢看向了供桌上的貢品……

    下午時分,已經守在祠堂外的呂管家算了算時間,終于上前把緊閉的大門打開。

    “侯爺,餓壞了吧!沒法子,祭祀祖先就要心誠!祖宗不吃完,您是不能先吃的!現在時間到了,那邊廚房也早就給你備好了膳食,快些過去吧!”

    門一打開,心里已經準備好承受怒氣的呂管家躬身謙卑的對著屋里說道。

    不過,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屋里的蕭寒卻一點生氣的模樣都沒有!

    他此時正瞇著眼睛,一點一點適應著外面的光線。

    好不容易等到適應了外界的陽光,蕭寒小心的邁出祠堂,在經過呂管家身邊的時候隨意問道:“你說啥?祖宗先吃?那這祖宗吃飯也太慢了吧!一吃一天?你們這又是怎么知道的?難不成有人見過?”

    呂管家聞言,臉明顯黑了一下,拱拱手對蕭寒道:“侯爺說笑了,誰活著見過祖宗?這些都是老輩流傳下來的規矩,有道是快神仙,慢祖宗!祖宗一年就能看到我們這些兒孫幾面,自然得慢一點,看仔細一點!”

    蕭寒往前走的步子停了一下,撇撇嘴道:“得,怎么都是你有理!還有事沒?沒事我去睡覺了!”

    就沒法跟這些頑固的家伙講道理,在他們眼里,孝道是天下第一大道理!剛剛的問題也就是他蕭寒問出來,要是換一個人,比如愣子,現在早就大耳刮抽的跟陀螺一樣了……

    “沒,沒事了!”看著懶散的蕭寒,呂管家無奈的搖搖頭。

    自己這侯爺那里都好,就是奇懶無比!真的屬于能躺著,絕對不坐著那種!

    “哦,那我先去躺著了!”

    “侯爺您不用餐?不餓嗎?”

    “不餓!”

    “這…”

    眼巴巴看著背負雙手離去的蕭寒,呂管家無奈,只能又嘆了一口氣,伸手關上了祠堂的大門。

    不過在大門即將合攏之際,他眼角突然瞥到供桌上放好的蒸豬頭形狀有些奇怪,似乎…少了兩只耳朵?

    偷吃自己祖先貢品的事情估計滿大唐只有蕭寒一個人能干出來。

    就在呂管家黑著臉,重新把豬頭換一份新的并囑咐誰都不準往外說的時候,蕭寒又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自己床上。

    雖然祠堂的蒲團拼接起來也能躺著,但是哪有自己的床舒服?

    自從回到的三原縣自己的家里,蕭寒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不少,尤其是這幾天。

    沒有心思,也沒有事情!就連那一群狐朋狗友都不來找他喝酒,端的是清閑無比!

    或許,對于別的官員來說,這樣平靜的生活簡直是他們的噩夢!因為這太平靜了,平靜的就像朝廷不要他們了一樣……

    不過對于蕭寒來說,卻是沒有什么生活比這更舒服了!

    就這樣,悠閑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了正月十四!

    就在呂管家擔心蕭寒躺成廢人的時候,在這天下午,蕭寒卻突然精神百倍的跑來找到他了。

    “老呂,準備一下,明天我要去長安一趟!”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