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飄然欲仙

作者:飄依雨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范員外看了一遍契約,覺得沒問題后,便簽字畫押了。張正書隨后,也簽上了自己的大名——他用后世握筆,寫下自己名字的時候,連趙鼎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張正書則自嘲地笑了笑,說道:“咳……寫得不好,但起碼是自己寫的,將就看吧!”

    范員外是個生意場上的高手,肯定不會在這個問題上糾結的,連忙岔開話題:“這契約是一式兩份?”

    “一式兩份!”張正書點了點頭說道,“若是要續簽,再重簽,上一份就作廢了。”

    范員外點了點頭,其實他也是打算先花個一百貫,看看效果的,所以就簽了一期。

    但是張正書并不覺得有什么,萬事開頭難,他不相信后世成熟的廣告技術,在宋朝會玩不轉。在張正書看來,《京華報》的廣告,說不定會在汴梁城里掀起一陣廣告熱!要知道,廣告的威力,只有張正書一個人知道!

    那保人確認過契約沒問題后,契約正式生效了。

    酒閣子里,張正書和范員外重新坐下,喝著“眉壽”、“和旨”酒,吃著旋煎羊。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后,范員外才小心翼翼地說道:“小官人,如今可以說說看,這廣告到底是甚么樣子了吧?”

    張正書笑道:“好說,好說……”他呷了一口酒,這“眉壽”酒,是黃酒來的,只不過是“小酒”。所謂“小酒”,即是春酒,也是米酒的一種,隨釀隨賣,發酵和老熟的周期都很短,不需要“老熟儲存”,度數也不高,張正書試了一下,覺得還比不上后世的啤酒,也就幾度左右。詩經有曰:“為此春酒,以介眉壽”,“眉壽”的名字,就是出自這里,意思是說喝酒有助于長壽。這種“眉壽”酒,只要用炭火烤一下,用高溫把酒液里的微生物殺死,把酒燒出酒香味,還能再延長其保質期。這種做法,就是“燒酒”了。只不過,“燒酒”沒經過蒸餾,只是高溫殺菌而已。

    至于“和旨”酒,名字也是出自詩經:“酒既和旨,飲酒孔偕。”只不過,這‘和旨’酒是“大酒”。所謂“大酒”,其實就是蒸餾酒,制作時在臘月下料,采取蒸餾工藝,經過“釀”、“蒸”等等工序。制造出來的新酒,還要存儲半年,待其自然醇化老熟,“候夏而出”——到了夏天才能出售。這種施曲蒸釀、儲存醇化的“大酒”,酒精濃度比較高,酒的品質比“小酒”好得多,因為耗時更多,價格當然也昂貴得多。

    即便是“和旨”酒,張正書也只是覺得和后世的啤酒度數差不多,也就十幾度而已。

    沒有點文化的人,看了這兩種酒的名字會很奇怪。

    但是,有文化的人一看這兩種酒,就能明白它們大概是什么酒了。

    小酒養生,大酒和美,這就是“眉壽”與“和旨”!

    “廣告的奧秘,在于傳播力度。”張正書吃了一口旋煎羊,這羊肉的烹制就很好了,雖然還是寡味的些,但比上次在家中吃的羊肉要好很多。“傳播力度范員外也知道的了,《京華報》暫時的沒有競爭對手的。”

    范員外點了點頭,確實,在汴梁城中報紙僅此一家,還是定期出的。

    “廣告的第二個奧秘,在于廣告詞。”張正書笑道,“廣告詞貼不貼切,能不能朗朗上口,是廣告的成敗關鍵。”

    范員外也點了點頭,覺得張正書說得很有道理:“那小官人可曾想好了廣告詞?”

    “怎么能沒有準備?”

    張正書笑道,“我從不打沒把握的仗,起碼有五成勝率,我才會出手的。”

    范員外一愣,然后苦笑道:“小官人,好魄力!”他也是做生意的,知道世界上并沒有什么生意是穩賺不賠的。能有五成勝率,已經很高了。而且,范員外也知道,其實張正書這次來,勝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因為他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張正書也沒有什么得意的神色,而是淡淡地說道:“這廣告詞,我是早就想好了的。不知道范員外,可曾讀過蘇子的《前赤壁賦》?”

    “《前赤壁賦》?”范員外有點意外,好在他也不算“不學無術”,張口即來:“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

    張正書點了點頭,這時候蘇軾的文章詩詞,宋朝的讀書人沒有一個不知道的。可以說,在歐陽修之后,蘇軾就是“一代文宗”,一般士人對他仰之如北斗,名副其實的文壇領袖。別說什么《赤壁賦》了,就算是蘇軾的新詞一出來,便能在一月之間,傳到遼國、西夏、高麗,甚至還會去到倭國。

    “我打算用其中兩句,作為樊樓酒的廣告詞。”張正書淡淡地說道,“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范員外仔細一琢磨,登時拍案叫絕:“善!”

    張正書突然邪邪一笑,說道:“再畫一仙子于樊樓其上,作飛天狀……”

    范員外服了,他真的服了。他能預見得到,如果這個廣告一出來,那么樊樓的酒,肯定會賣瘋了。

    喝了能飄然欲仙的酒,誰不想試一試?

    這就跟仙丹似的,向往仙家生活的宋人,哪一個會不接受?

    “絕了,真的太絕了!”范員外差點感動落淚了,“不知道下一期《京華報》,甚么時候出?”

    “估摸要再過得幾日了……”張正書有點尷尬地說道,“新一期《京華報》已經雕版了,估摸午時左右,就會開賣了。”

    恰在此時,臨窗處突然傳來報童的聲音:“賣報,《京華報》,某衙內欲強奪民女!”

    張正書攤了攤手,說道:“瞧,已經開賣了。”

    范員外也無奈地笑了笑,說道:“若是早知曉小官人是如此大才,范某一定上門去投廣告的。”想來,他也早就注意到《京華報》的廣告了,只是沒有行動而已。中國人都是這樣的,沒有實利的東西,沒人會第一個去做。但如果有實利,那么就會一窩蜂涌進來了。

    張正書也相信,有了樊樓這個廣告打底,那么其余商家,會一窩蜂的涌來。那時候,就是他挑廣告刊登了。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