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烏龍部

作者:董不凡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青年的雙眼,在這此時的這個時候,紅潤了起來,兩滴淚水,從其中流淌而出。

    “前輩,求你幫我父親報仇,你若是愿意幫我的話,我烏金這輩子,給你做牛做馬,也在所不辭!”青年直接跪倒在了董不凡的面前,一臉乞求的說道。

    董不凡聽聞此話,心意一動,體內的靈氣散發而出,將這個青年,直接給拖了起來,開口道:“有什么話,你直接說,不用這樣!”

    青年重重的點了下頭,開口道:“前輩,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其實也不清楚,就在三個時辰前,部落當中的大祭司,突然對我和我父親動手,我父親,連同忠心我父親的三名族人,他們平盡了全力,犧牲了他們自己,將我給送出了部落,可是,我父親他們并沒有堅持多久,這些人便追了上來了!”

    董不凡眉頭一皺,想了一下,道:“這是你部落的事情,我不方便插手!不過,我既然救下了你,那我就不會不管你,若是你愿意的話,你可以跟我走!”

    這個青年的事情,這乃是他們部落的事情,而對于他們部落的事情,董不凡他不方便插手。

    不過對于這個青年,董不凡他卻有了想要將這個青年帶走的想法。

    這個青年擁有的潛力,太強了,就算是董不凡,他也心動了,他想要將這個青年,留在自己的身邊,好好的教導這個青年,這樣的話,說不定,日會這個青年,也會給自己驚喜!

    青年聽聞此話,便急忙再次跪倒在了董不凡的面前,一臉乞求的說道:“前輩,我求你了!我求你幫我一把,前輩,你若是不幫我的話,那我就跪死在這里!”

    董不凡看著青年的樣子,搖了下頭,開口道:“小子,這是你部落的事情,我不能插手到其中,我看重你的潛力,想要將你留在身邊,但是,若是你執意如此的話,那我也只能讓你跪著了!”

    董不凡,這一生,他最討厭的,便是有人威脅他!

    而如今在這個時候,這個青年這么做,就是在威脅他!

    雖然,董不凡看重了這個青年的潛力,但是,這個青年若是想要用這個來威脅他的話,那他寧愿不理會這個青年!

    青年聽聞董不凡此話,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道:“前輩,我并不是想要威脅你,只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母親,我從小就沒有見過,是我父親,辛辛苦苦將我帶大的,如今,我父親為了救我,已經身死了,我不求前輩能幫我報仇,我只求,前輩,你能幫我搞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輩,我求你了,只要你幫為問清楚了這件事情以后,我就離開這里,我的仇恨,我自己報仇,我不會勞煩前輩的!”

    黑炎在一側,看著青年的樣子,無奈的搖了下頭,開口道:“不凡,我們就幫他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董不凡向著黑炎看了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青年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氣,點頭道:“也罷,小子,我要給你說清楚,我只會幫你問問,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幫你出手,這是你部落的事情,我不會出手的!”

    青年面色猛然一喜,急忙對董不凡叩頭,道:“多些前輩,多些前輩了啊!”

    董不凡無奈的一笑,道:“站起來吧,帶路,我們去你的部落當中看看吧!”

    青年重重的點了點頭,便急忙站了起來,帶著董不凡向著遠處走了過去。

    沒多久,青年他便帶著董不凡二人,來到了他的部落外面。

    烏三部,并不大,但是,卻也不小,整個部落當中,足足擁有千人左右!

    烏三部,之所以叫烏三部,乃是因為,烏三部,在這些分脈部落當中,是第三個建立起來的,所以,叫烏三部,而在后面,一共有三十六個部落,最后一個部落,名為烏三十六部!

    “前輩,就是這個部落了!”青年對著董不凡開口說道。

    董不凡點了下頭,道:“帶路吧,我們直接去你的這個部落當中!”

    青年聽聞董不凡此話,深吸了一口氣,便大步流星的向著前面走了過去。

    在如今的這個時候,青年他的心中,沒有任何的畏懼。

    他不知道,董不凡二人的勢力,到底有多么強大,但是,他卻能看出來,這二人,定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那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能何其抗衡的!

    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并沒有任何的畏懼!

    有董不凡二人跟著,他根本就不擔心,這個部落的人,能對他動手!

    不多時,他們便走到了部落的門口。

    在這個部落外面,有負責守衛的四名族人,他們在看到烏金走了過來以后,他們的面色猛然一冷,沒有想到,在如今的這個時候,烏金竟然敢回來。

    其中一人,對著另外三人示意了一下。

    另外三人,得到了此人的示意后,便急忙站成了一排,向著部落當中警惕的看了過去。

    而另外一個人,他在這個時候,他則急忙快步向著烏金這里走了過來。

    此人走到了烏金的面前后,便一臉焦急的說道:“烏金,你怎么還敢回來?趕快走吧,一定會讓部落當中的人,發現了你,你可就走不了了,趕快走,趁他們還沒有看到!”

    烏金看著眼前的人,臉上露出了感動之色,道“王大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你這么做,若是讓部落的人知道了,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被稱呼為王大哥的人,聽聞此話,憨厚的一笑,開口道:“小金,我本不是烏家的人,是你的父親,收留了我,讓我成為了部落的人,還讓我修煉,我欠你父親的,若不是,當時我不在,我定然也會出手的!如今,他們就算是知道了,那我也不在乎,你快走!”

    烏金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開口道:“王大哥,我既然回來了,那我就不會輕易的起來,我倒是想要問問大祭司,我父親,做錯了什么事情,竟然要對我父親出手,還要殺我!”

    王大哥聽聞此話,急忙說道:“烏金,你糊涂啊!你和大祭司,你能問出什么來?大祭司想要殺誰,首領都不能說什么,你能問什么?”

    烏金搖頭道:“我說過了,我定然要問出一個緣由,就算是他不說,那我也要帶走我父親的尸體!”

    “小金,你父親沒有死!”

    王大哥,他向著四周看了一眼,低聲對著烏金說道:“我雖然才剛剛知道,這件事情不長,但是,你父親沒有死,這一點,我可以確定!那三人的尸體,我都看到了,可是,我卻沒有看到你父親的尸體,我聽說,你父親只是重傷,并沒有身死!”

    “所以,小金,這件事你先不用擔心,你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等著,你父親既然沒有死,那這件事情,定然有余地,我們也會幫忙的,若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已經想好了,我們會拼死救出你的父親的!”

    烏金聽聞此話,面色猛然一喜,急忙開口說道:“你說什么?我父親沒有死?太好了,若是如此的話,那我就更加不能走了!”

    隨即一頓,烏金向著董不凡看了過去,開口道:“前輩,求你救下我的父親!”

    董不凡聽聞此話,想了一下,緩緩的點了點頭,道:“若是你父親沒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我會救下你的父親的,但是,你父親若是做錯了事情,這是你們部落的人,處罰你父親,那我就不會出手相助了!”

    烏金面色大喜,道:“多謝前輩了,多謝前輩了,我相信,我父親定然沒有做出什么事情來!”

    董不凡點頭,道:“好了,帶路吧!”

    王大哥他在這個時候,則是充滿疑惑的看著董不凡二人,不明白,董不凡怎么有底氣,能說出這樣的話。

    此時的董不凡二人,他們并沒有散發出來任何的氣勢,所以,在王大哥的眼中,他并沒有看出來這二人的不同。

    “小金,這兩位是誰?”王大哥疑惑的問道。

    烏金深吸了一口氣,道:“王大哥,這件事情,說來話長,若是我不死,我以后在個你解釋吧,麻煩王大哥你讓下路吧!”

    王大哥再次看了一眼董不凡二人,便緩緩的點了下頭,便直接讓開了,同時,向著另外三人示意了一下。

    三人得到了他的示意以后,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便直接讓開了。

    烏金向著董不凡看去,開口道:“前輩,我們走吧!”

    烏金帶著董不凡二人,向著前面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直接進入到了部落當中。

    一進入到部落當中,眾人便都看到了烏金,在看到了烏金以后,眾人的表情都猛然一愣,露出了震驚之色。

    在他們看來,這一次有十人去追殺烏金,烏金絕對是必死無疑的啊!

    然而,在如今的這個時候,烏金不光沒有死,竟然還返回到了部落當中,這烏金不是自己找死嗎?

    如今,大祭司想要斬殺他那,他竟然又送上門來了。

    不過,眾人在看到了烏金以后,他們也只是震驚,他們并沒有一個人走上去對烏金出手。

    在整個部落當中,他們對于大祭司對魁首出手,他們的都是感覺到極為震驚的,他們不明白,大祭司為什么對魁首動手。

    但是,在他們的心中,他們都是不贊同大祭司出手的!

    魁首平日當中,這對部落的人,都是極好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部落當中的人,都是極為同情此人的!

    而如今在這個時候,他們對烏金,也是極為憐憫的,不過,因為大祭司在壓在了那里,他們也不敢說什么。

    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們都是看著,不出手,也不過去給他說話!

    而此時,烏金返回到這里的事情,大祭司這里,已經知道了。

    在大祭司的帳篷當中,一名老者坐在最上面的地方,而他便是大祭司,而在他的面前,有一人跪在了他面前,恭敬無比的對著老者開口說道:“大祭司,烏金返回到部落當中了,我們該怎么做?”

    大祭司冷笑了一聲,開口道:“怎么做?給我將其拿下,記住若是能活捉最好,若是不能活捉的話,那就將其給斬殺了!”

    青年聽聞此話,開口道:“大祭司,如今在部落當中,首領正看著那,我們怎么動手啊?上一次動手的時候,首領便有些不滿了啊!”

    大祭司冷哼了一聲,開口道:“不滿?他不滿又能如何?我才是大祭司,在部落當中,我說的算,通知下去,讓人動手,若是首領敢阻攔的,你就讓他來找我!”

    青年道:“我知道了,大祭司,那我這就去安排了!”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青年開口說道:“對了,大祭司,那烏金還帶來了兩個人!”

    大祭司眼中露出了寒芒,道:“帶來了兩個人?一并斬殺就好了!”

    青年點了下頭,便直接向著外面走了出去。

    青年他很快便召集了一些人,向著董不凡他們這里沖了過來,速度很快,不多時,便來到了烏金這里,直接將董不凡他們都給包圍了起來。

    董不凡看著這些人,雙眼半瞇,眼中閃過了一道寒芒。

    “動手!”青年站在最前面的地方,直接說道:“烏金,若是能活捉,那就活捉,若是不能活捉,那就直接斬殺,至于跟隨他的那二人,直接斬殺,不用留情!”

    董不凡聽到此話,直接向著黑炎看了過去,笑道:“我沒有聽錯吧,他是說,要將我們二人給斬殺?”

    黑炎一笑,道:“不凡,你沒有聽錯,他是要斬殺我們二人!”

    董不凡冷笑的點了下頭,向著四周的眾人掃了一眼,眼中寒芒浮現,厲聲道:“誰動手,誰死!我不想要殺人,我帶他來,只是想要幫他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若是你們想要求死的話,那我們成全你們!”

    青年等人,聽聞董不凡此話,面色一愣,相互看了一眼,竟然沒有一個人動手。

    董不凡這話,直接嚇住了他們!

    在他們這里,他們這么多人在這里,可董不凡,竟然直接這么說,這顯然是根本就不畏懼他們啊!

    青年想了一下,一臉冰冷的說道:“動手!”

    青年他是被董不凡給嚇住了,但是,就算是被嚇住了,可如今在這個時候,他也必須要動手!

    這是大祭司的吩咐,他沒有選擇,不管眼前的人是誰,他都必須要出手!

    而且,在這里,這可是他們的部落,就算是董不凡的實力在強,在這里,他們也不用擔心什么。

    他們不相信,這兩個人,能撼動他們整個部落!

    眾人聽聞青年此話,相互看了一眼,一同低吼了一聲,便直接向著董不凡二人沖殺了過去。

    頓時,眾人的身上,一同綻放出來了耀眼無比的光芒,強大的力量,也直從他們的身上散發而出,向著董不凡二人沖擊了過去。

    董不凡看到這一幕,冷哼了一聲,雙眼當中,燃燒起來了金色的火焰。

    火眼金睛的力量,施展了出來,無形的擠壓之力,瞬間便落在了這些攻擊之下,和這些人的身上。

    在這無形的擠壓之力下,眾人施展出來的攻擊,只在瞬間,便直接崩潰在了這里!

    至于其余的人,他們在這個時候,在這個擠壓之力下,口中都吐出了鮮血,身軀也直接向著后面倒飛了過去,重重的摔在了數十米外的地方。

    董不凡他雖然說,誰動手,誰就是死,但是,他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還是手下留情了,并沒有將這些人,徹底的給斬殺!

    要不然的就,就火眼金睛的力量,完全可以輕易斬殺這些人的!

    而董不凡之所以沒有斬殺他們,并不是因為董不凡怕了這個部落,而是,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還不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情況,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若是直接斬殺了這些人,萬一殺錯了的話,這對他來說,也會讓他不安心的。

    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董不凡留手,放了他們一馬!

    四周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面色大驚,腦海當中,一片空白!

    這些人,那一個個可都是他們部落當中的修士啊,其中,修為最差的,那也是三花聚頂境界的修士啊,可這些人一同攻擊,而對方,這個烏金帶來的人,竟然根本就沒有動手,只是眼中燃燒起來了火焰,便直接將這些人都給擊飛了。

    這是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的啊!

    青年在這個時候,他也直接傻眼了。

    他沒有想到,這個人的實力,竟然會這么強!

    按照如今的情況看來,青年感覺,眼前的這個人,就算是他們部落的大祭司,實力也不如此人啊!

    董不凡冷哼了一聲,厲聲道:“這一次,不殺你們,放你們一馬,但是,若是你們在動手的話,那你們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

    隨即一頓,董不凡對著烏金說道:“烏金,帶路,去找你們部落的大祭司!”

    烏金聽聞此話,重重的點了點頭,向著大祭司的帳篷那里走了過去,而此時在他的心中,他的心中充滿了激動啊!

    他沒有見過董不凡和黑炎出手,如今這乃是他第一次看到董不凡出手,而在看到了這一幕后,他震驚無比!

    有此二人在,自己不用擔心任何的事情!

    只要這二人愿意幫助自己的話,那就算是滅了整個部落,這也不是什么難事情啊!

    大祭司這里,他此時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

    他雖然沒有出去,但是,他的靈識卻一直都在關注著外面的情況,他看到了這一幕后,他的心中充滿了震驚啊!

    這二人到底是誰?怎么實力會這么強悍?

    大祭司黑瞳在眼眶當中轉悠了一下后,他便急忙拿出了一個傳信玉簡,向著其中傳遞過去了一個消息。

    他的這個消息,乃是傳遞給烏龍部的人!

    這一次的事情,乃是烏龍部的人,吩咐他做的,而如今,有強者上門了,他自然要通知烏龍部的人,讓烏龍部的人,前來相助了啊!

    就在此時,烏金他已經帶著董不凡二人進入到了這個帳篷當中。

    大祭司看著他們進來了,便急忙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對著董不凡說道:“二位,剛剛是誤會,不知道,二位道友為何來我的部落當中?”

    大祭司,他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不敢貿然在出手了。

    董不凡的實力太強了,雖然,剛剛他并沒有真正的出手,但是,大祭司他心中清楚,此人斷然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他現在,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你就是先好好的給董不凡說,看看能不能讓董不凡二人離開這里,若是能說動他們,讓他們不理會這件事情的話,這自然是最好的了!

    至于第二個選擇,那也是好好的說,只不過,他這好好的說,只是要拖延時間,拖延到烏龍部的人前來這里!

    董不凡看著大祭司,微微一笑,臉上也露出了和善之色,開口道:“前輩,既然說了是誤會,那我就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大祭司哈哈笑道:“如此最好!來,二位請坐吧!”

    此在這個時候,大祭司他根本就沒有去理會烏金!

    董不凡對著黑炎示意了一下,二人便一同坐了下來,而在這個時候,烏金則一臉憤怒的說道:“大祭司,你為何我要對我父子出手,我父親可曾做錯了什么事情?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給你一個解釋?”

    大祭司臉上猛然露出了冰冷之色,向著烏金看了過去,冷哼了一聲,道:“你是個什么東西,你有什么資格這么給我說話?給我滾出去!”

    烏金面色一怒,剛想要繼續說話,董不凡便一臉笑容的說道:“大祭司,何必這么大的怒氣?我二人前來這里,也是受到了烏金的邀請!”

    隨即一頓,董不凡繼續說道:“據我隨之,這烏金的父親,也是部落的魁首,我很好奇,為何部落要對魁首出手?而且,還要斬殺了烏金?”

    大祭司一聽是董不凡問話,臉上便再次露出了笑容,開口道:“道友,恕我不能想告啊,這是我部落當中的事情,兩位道友,并不是我部落當中的人,有些事情,自然是不能給你們二人說的了!”

    董不凡一笑,道:“大祭司,你就給你一個面子吧,我已經答應了烏金,幫他問出一個緣由,你如今若是不說的話,我豈不是失信于人了?”

    大祭司急忙說道:“道友,這件事情,是我部落的秘密,是真的不能告知任何人啊!”

    董不凡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道:“大祭司,這點面子都不給嗎?若是,我非要知道這件事情那?”

    “這……”

    大祭司看到董不凡如此,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如今在這個時候,他可不敢和董不凡動手啊!

    他已經通知了烏龍部的人了,烏龍部的人,也已經給他回復消息了,一炷香的時間后,烏龍部的人,定然會前來的。

    而在這一炷香的時間當中,他必須要拖延住董不凡!

    “怎么大祭司還不愿意說嘛?”董不凡微笑的開口說道,只不過,在他的這話語當中,如今在這個時候,卻有了一股寒意。

    大祭司看到董不凡如此,稍微猶豫了一下,對著烏金說道:“烏金,你先出去!”

    烏金道:“我為什么要出去?你趕快說啊!”

    董不凡此時也向著烏金看了過去,開口道:“烏金,你先出去吧!”

    “這……”烏金聽到董不凡也這么說了,稍微猶豫了一下,狠狠的看了一眼大祭司,這才向著外面走了出去。

    董不凡看著烏金離開了這里,目光便再次落在了大祭司的身上,開口道:“大祭司,現在可以說了嗎?”

    大祭司嘆息了一口氣,道:“道友,既然你想要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這件事情,并不是我想要做的,也是被逼無奈,不得不這么做!”

    “為何?”董不凡疑惑問道。

    大祭司,道:“道友,這件事情,到底是為什么,說實話,我并不清楚!這件事情,乃是烏龍部,吩咐我做的,讓我拿下烏金父子二人,若是能活捉,那就活捉,若是不能活捉,那就直接斬殺,至于,烏龍部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就不清楚了!”

    “我烏三部,只是烏龍部的下屬部落,他們的吩咐,我們只能聽從,不得違抗!”

    大祭司他如今,并沒有欺瞞董不凡。

    他如今所說的話,這也是實話!

    他是聽從烏龍部人的吩咐,對烏金二人動手的,可為什么要動手,他并不知道!

    他之所以說出實話,這乃是因為,他不敢說假話!

    董不凡是什么樣的存在,大祭司不清楚,他不知道,董不凡有沒有能看穿人說謊的本事,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不敢說謊,他怕萬一說謊,會讓董不凡心中憤怒,直接對他們動手的!

    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他只能實話實話!

    再說了,他實話實說,這也沒有什么,畢竟,在他所說的這話當中,也沒有透漏出來什么事情。

    董不凡聽聞此話,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聽的出來,這大祭司并沒有欺騙自己。

    董不凡想了一下,開口道:“那烏金的父親,并沒有身死吧?這件事,畢竟是你們部落當中的事情,我也不想要過多的參與到其中,不過,我既然已經答應了烏金,那我就要做到!我要帶他們二人離去!”

    董不凡他不打算插手其中,不過,他也答應了烏金,要救出烏金的父親!

    畢竟,從如今看來,烏金的父親,應該是沒有做錯什么事情,若是他做錯了什么事情的話,那這個大祭司定然知道。

    這顯然是烏龍部,有人要讓這父子二人死了,既然如此,那董不凡就救他們一下!

    大祭司聽聞此話,面色一驚,急忙說道:“道友,不可啊!你若是將人帶走了,我該如何交代?”

    隨即一頓,大祭司急忙說道:“道友心善,想要救下他們父子兩,但是,你可曾想過,你若是帶他們父子二人離去了,你是救下了他們父子二人,但是,你卻同時也害死了我們整個部落的人啊!”

    “烏龍部,若是知道,我讓你們將人給帶走了,烏龍部,定然是不會放過我們部落的!道友,為了兩個人,你豈能害了我整個部落?”

    董不凡聽聞此話,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這個問題,他剛剛并沒有考慮到,如今聽到這個大祭司此話,他才猛然發現,這個大祭司說的對。

    自己幫這個烏金,乃是因為,他看這個烏金的潛力不錯,而且,這個烏金可憐,所以,他才想要幫助這個烏金。

    但是,他若是幫助這個烏金的話,那這整個部落的人,豈不是也都危險了?

    烏金可憐,可是這烏三部的千余人,他們若是因為這件事情,都被斬殺了,他們更加可憐!

    所以,在如今的這個時候,董不凡他的心中,有了猶豫。

    自己該怎么做!

    大祭司看著董不凡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心中一喜,急忙說道:“道友,求你放我們部落這千余人一馬吧,你們就離去吧,這件事情,不要在參與了,你們如何?”

    董不凡向著大祭司看了過去,想了一下,開口道:“在剛剛的時候,你看到了我的實力,我想你定然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你應該已經求援了吧?烏龍部的人,什么時候來?”

    大祭司聽聞此話,神情一愣,隨即一臉尷尬的說道:“道友,實不相瞞,我確實已經通知烏龍部的人了,而且,我已經想好了,若是你們愿意離去的話,那最好,若是你們不愿意離去的話,那我也只能動手,只不過,我不是你們的對手,我只能拖延時間,等待烏龍部的人前來!”

    董不凡既然已經猜出了這一點,那他也就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

    大祭司繼續說道:“至于烏龍部的人,他們會在一炷香后前來這里!”

    董不凡點了下頭,道:“既然如此,那好,那我就在這里等著,等這烏龍部的人前來,看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不凡他已經想好了!

    若是帶走了烏金父子二人,那他就會害了這整個部落!

    可他若是不帶走這二人,這二人的下場,恐怕是九死一生!

    部落人的命是命,烏金二人的命,也是命!

    董不凡他若是沒有參與到這件事情當中,他則可以袖手旁觀,但是,如今他既然已經參與到了這件事情當中,那他就不能坐視不理!

    他要解決這件事!

    大祭司聽聞此話,神情一愣,此時他在看董不凡的時候,他心中,對董不凡的身份,充滿了好奇。

    眼前的這個青年,到底是誰!

    一個三花聚頂巔峰的修士,竟然擁有這么強大的勢力,這讓他震驚,而如今,這個修士,竟然還想要管烏龍部的事情,這就更加讓他震驚了!

    那可是烏龍部啊!

    烏龍部中,族人雖然不多,但是一個個那可都是強者啊!

    特別是,在烏龍部下,他們有三十六個分部,還有上萬部落,俯首稱臣,可以說,烏龍不一句話,便可以調動數百萬人啊!

    這樣強大的部落,一個三花聚頂境界的修士,竟然敢管其中的這事情,這只能說明,眼前的這個青年,恐怕有極大的背景啊!

    大祭司細想了這件事情,緩緩的點了點頭。

    董不凡既然選擇了管這件事情,選擇了留下來,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情,因為,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就和他們部落沒有什么關系了,到時候,讓眼前的這兩個人,和烏龍部交涉便好了。

    董不凡向著外面看了過去,開口道:“烏金,進來吧!”

    烏金在外面聽著董不凡的話,便急忙走了進來,一進來,便一臉激動的說道:“前輩,怎么樣了?”

    董不凡開口道:“我們還要在這里,在多呆一會,要對你動手的人,乃是烏龍部的人,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稍后,就會前來這里,等他們來了以后,我會幫你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烏龍部?”

    烏金面色一驚,眼中露出了一抹畏懼之色,對于烏龍部,他不得不畏懼。

    不過,這畏懼之色,很快便消散了。

    對于烏龍部,他雖然畏懼,可是,當他想到,有董不凡在這里的時候,他心中的這種畏懼,便徹底的消散了。

    他不知道,董不凡是誰,對董不凡的實力,了解的也不多,但是,董不凡卻給他一種強大無比的安全感。

    他感覺,只要董不凡在他的身邊,那不管發生什么樣的事情,他都不會畏懼的!

    “多謝前輩相助了,你的恩情,我烏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烏金向著董不凡再次跪拜了下來。

    董不凡搖頭道:“你也不用謝我,我只是答應你,問一問,看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你們在理,我會幫你們,若是你們不在理,我也不會插手其中!”

    “前輩,你能幫我,這就已經很好了,到時候,若真是我們做錯了什么,他們想要殺我和我父親,我也認了,可就算是如此,前輩的恩情,我也不會忘記的!”烏金一臉激動的開口說道。

    董不凡點了下頭,向著大祭司看了過去,微笑道:“大祭司,不知道,如今能不能先將烏金的父親給放出來?”

    大祭司聽聞此話,想了一下,點頭道:“好!”

    隨即一頓,大祭司便對著外面喊道:“將烏海給帶過來!”

    “是!”外面的弟子答應了一聲,便聽到了他們離去的腳步聲。

    不多時,一名中年男子,在一個青年的攙扶下,來到了這里。

    只見,這中年男子全身都是傷勢,極為的虛弱,體內的靈氣,如今在這個時候,也是所剩無幾。

    而這中年男子,便是烏海!

    烏金看到自己的父親如此樣子,雙眼當中,頓時露出了淚水,急忙說道:“爹,你沒事吧?”

    烏海看著烏金,微笑的對其點了下頭,目光便落在了董不凡的身上,開口道:“前輩,這一次要多謝你了,要不是你的話,我父子二人,恐怕就要死在這里了啊!”

    關于這一次的事情,烏海他在剛剛來的時候,那攙扶他的青年,已經告訴他了。

    烏海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后,心中充滿了高興,這一次,他原本認為,他們乃是必死無疑的了,可他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竟然能找到這么強大的修士前來幫忙!

    董不凡右手一揮,一顆丹藥,從他的手中飛出,直接落到了烏海的手中。

    “這乃是療傷丹藥,你將其吞服下去吧,身上的身上,很快就會恢復,至于消耗的靈氣,也會恢復大半的!”董不凡開口說道。

    大祭司、烏海、烏金,他們在看到了這顆丹藥后,臉上都出了震驚之色。

    丹藥,在三千大州當中,并不算什么,但是在這蠻荒當中,這可是極為珍貴的存在啊!

    哪怕是一顆最為普通的丹藥,那也是極為珍貴的存在,那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擁有的,甚至,就算一些部落,那也沒有人擁有啊!

    不說別的,就說如今的這個烏龍部,整個烏龍部當中,也沒有人擁有丹藥啊!

    蠻荒資源稀少,少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而丹藥,又需要藥材的煉制,就算是有煉丹師,那他們想要煉制丹藥,也會受到很大的束縛,因為沒有藥材。

    更何況,整個蠻荒當中,懂得煉丹的人,加在一起,不足千人,而能被稱呼為煉丹大師的存在,正個蠻荒,卻只有一個人!

    所以,丹藥的價值,在蠻荒當中,乃是極為珍貴的!

    甚至可以說,丹藥的存在,在蠻荒當中,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