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挺進臨安】

作者:寇十五郎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br>

    宋元閩西之戰的結局,震動天下。

    戰前哪怕再看好大宋這股新生力量的南北各方勢力,也想不到,幾乎是占了絕對優勢兵力的元軍,竟然會被宋軍擊敗,而且是在正面戰場上堂堂正正擊敗。

    在這場曠世大戰進行到一半,元軍重騎沖陣慘敗,合必赤軍與怯薛軍遭受前所未有的屠殺,甚至萬人隊長也速迭兒都戰死時,接到伯顏塘報的元廷方面就已有預感,此戰可能會敗。然而,即便如此,整個元廷方面也都是萬萬沒料到,這集合了江南數個行省的近二十萬精銳大軍,最后竟會全軍覆滅!

    最后最后,是對此戰極具信心的趙獵及其部下將臣,他們相信這場戰爭最后的勝利一定屬于他們,甚至也做過聚殲元軍大半甚至全殲元軍的計劃,即便這樣,最終的結果也都令他們難以置信——非但全殲近二十萬元軍,更是連蒙元丞相伯顏,副帥唆都,這兩條鯨級“大魚”,都沒能跑掉。

    這是一場痛快、徹底、完完全全的勝利!是宋元交兵近一甲子以來,前所未有的大捷!

    閩西之戰,徹底扭轉了宋軍兩國的局勢。此前宋軍雖然強,但頂多也就是個硬核桃,能嘣掉元廷幾顆牙,令其感到疼痛,感到威肋,但離致命還差得遠。然而閩西之戰對元廷造成的重創可不是嘣幾顆牙那么簡單,幾乎就是重重地給了蒙元下體一拳,打得蒙元痛徹心脾,肝腸抽搐,軀體蜷縮,此后雄風不再……

    由于江南數十萬精銳被橫掃一空,蒙元整個南方的兵力出現真空。雖有范文虎、劉琛等漢將擁兵數十萬,看似龐大,但往南方這片遼闊如海的廣袤區域一撒,這點兵馬連個水花都冒不起。至于讓他們合兵拒宋……這會兒這兩將怕早嚇破了膽,任元廷威逼利誘死活都不干——要知道,好像他們這樣的“宋奸”,投靠蒙元是為了長命富貴而不是為了送死。如果蒙元逼得急了,難保他們不會像當初叛宋一樣再次叛元。

    至于元廷布置在南方的另一股根正苗紅的大軍,鎮南王脫歡的十萬大軍,此刻卻已深陷安南這片泥沼難以脫身,更別提抽調兵力迎擊宋軍了。

    無奈之下,元廷于大宋興炎元年十月,即閩西之戰結束后兩個月,下令范文虎、劉琛放棄江浙,退過長江,把整個江浙行省、江西行省及湖廣行省中南部盡數交給了大宋——也就是說,除了川陜之地尚在元廷手里,宋元兩國的版圖,幾乎又回到了近一甲子以前兩國聯合滅金的“蜜月期”時期。

    僅僅一戰,就從蒙元手里奪回了半壁江山,宋軍這一記重拳之威,終于顯現。“下體”受創的元廷,開始大幅度蜷縮。當初兵臨城下,臨安受降時,那“立馬吳山第一峰”的雄風,已隨著伯顏滾落塵埃的頭顱,黯然逝去。

    與蒙元慘重損失相反,閩西大戰之后,宋軍收獲了沉甸甸的豐碩果實。各種軍資諸如兵刀盔甲,弓弩箭矢,糧秣草料,堆積如山,而且還不止一座山,而是十幾座!

    俘虜收降的元兵更達七萬多人,其中除了新附軍與漢軍之外,更有近萬蒙古兵與色目兵。既往宋元交兵,也不是沒有勝績,亦不是沒有過俘虜,但俘虜蒙古兵卻極為罕見。近萬……這樣的數量,前所未有,驚掉下巴。

    更大的收獲,則是繳獲了元軍的大量優質戰馬。光是當日完者都慘敗后就留下近六千匹戰馬(精銳蒙古兵一人雙馬是常態),伯顏逃入武夷山脈時又丟下近五千匹戰馬。光是這兩項相加就超過萬匹,更不用說圍殲元軍主力后所獲戰馬的數量,達到了一個恐怖數字。當日統計出來時,所有聽到這個數字的宋軍將領無不呼吸急促,兩眼冒光,腦門發暈……張世杰這位老將更是差點沒腦溢血。

    不怪得諸將如此失態,實在是整個南宋存續其間,宋軍都是極度缺馬,別說這樣的良馬,那怕是劣馬,在宋軍將士眼里都稀罕。戰馬的大量補充,使得背嵬軍得到高速擴張,在極短時間內就達到了萬騎的恐怖數量。

    實事上宋軍將士里會騎馬并有一定騎戰技能的并不少,他們缺的,只是戰馬而已。如今這塊缺板補上,自然擴充迅速,實力戰力大漲。這也使得龍雀軍的總兵力直破兩萬,實力暴漲。

    九月,在接到宋主趙獵的指令后,張世杰、張霸就帶著這支實力暴漲的背嵬軍追擊李恒。這一追就是數千里,從閩廣追到江西,從江西追殺到湖廣。

    最終在長江南岸、江夏白鹿磯一帶,將糧盡矢絕,只余千騎的李恒團團包圍……血戰一日后,在付出同樣的兵馬慘重損失之后,背嵬軍全殲李恒千騎兵馬,梟首而還。

    與此同時,退守香山的蘇劉義父子與馬南寶,也趁勢收復被李恒、完者都糜爛一片的廣南諸州縣,穩定了后方,重新打通了陸路糧道。

    就在這一片形勢大好之下,興炎元年十一月,宋軍經過數月休整,戰力恢復。更從投降的七萬多元軍汰弱存強,得三萬兵馬,消化吸收完畢。此時主力龍雀軍(禁軍)兵力達到三萬,廂軍兵力優中選優,亦有五萬之眾。整個北伐軍合計八萬,前所未的強大。

    自此,從四月誓師北伐,僅僅過去半年,北伐的戰略目的,就已經達到并超額完成,軍事意義上的北伐圓滿勝利。

    此時,只要宋主趙獵率軍挺進臨安,奪回行在,就意味著政治意義上的北伐圓滿勝利。

    臨安,自德佑二年伯顏俘全太后、帝顯北歸之后,此地便成為兩浙大都督范文虎的所在,即兩浙都督府。如今角色對調,范文虎這只虎已變成兔子,反倒是宋軍如獅如虎。范文虎畏宋如虎,雖然萬般不愿離開經營多年的老巢,但打又打不過,投降又不甘心,在接到元廷調令后,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決定按元廷指示,過長江暫避鋒芒。

    不過范文虎顯然也不是什么忠臣賢良,不管對宋朝還是元朝都是如此,在離開之前,暗地派出子侄與行朝接觸,利用自己地頭蛇的便利,謀求利益最大化。

    興炎元年十一月中,在閩廣軍民狂熱歡呼聲中、在無數江南士紳百姓翹首期盼下,宋主趙獵率行朝文武百官、八萬精銳騎步,分海、陸兩路進發,北上收復失地,挺進臨安。8)

    </br>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