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六四章 一個誤會引發的血案

作者:布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崔玨現在有些拿不準酆都大帝的意思。

    按理來說,殿下入主地府第一殿,在大宴之上,是得了帝君的首肯的。由此看來,帝君應當與殿下一樣,贊同殿下以法度規整生死輪回,仙家鬼神不可擅加干涉。

    如今才過了多久,帝君總不可能突然改變道心,倒向崇尚古風的那一派系,認同閻羅王以往以人治世的手段吧。

    既然如此,帝君難道是對秦廣王產生了什么嫌隙不成,竟惹得帝君對殿下不滿?

    許是看出了崔玨眼中的遲疑,帝君寬厚一笑,化解了此間的尷尬:“哈哈哈哈,崔判官莫要多想了,我只是想告訴你們,與生死簿有關的任何事都是地府的大事,這大事嘛……”

    “是在下魯莽了,今后一有生死簿的消息,崔某定然第一個向帝君稟報。”

    原來帝君是不滿秦廣王將生死簿藏著掖著,瞞著他做了些小動作,今后向他透露些許消息也就是了。

    崔判這般想著,臉上的神色便放松了幾分。

    酆都大帝也對崔玨的上道兒很滿意,又說了幾句寬他心的話:“嗯,如此甚好。這生死簿事關重大,乃地府重寶,不容有失。

    大宴之上,閻羅損毀生死簿之事,我已經上奏天庭了。過不了過久,天庭就會派人下來拿他問罪,想來千年苦刑是少不了的。

    但在此之前……你替我轉告秦廣王,切莫再與他起什么爭端。等他上天赴刑,這地府也該整頓整頓了!”

    “是,帝君。不過……”

    “不過什么?”見崔玨欲言又止,酆都大帝不由得想起了剛剛測算出的古怪之事,心下有了不好的預感,沉聲詢問道。

    “不過,地府最近來了個來歷不明的人物,秦廣王與之照面之后,也看不出他的底細。這會兒,他似乎又和轉輪王那邊扯上關系了。”

    崔玨隱下了伊斯是被自家殿下請來的事實,因為這般說了,便繞不過“緣由”二字。而伊斯能夠篡改生死簿之事,他是無論如何都要為秦廣王守口如瓶的。

    就算帝君跟殿下真的好得能穿一條褲子,在執掌生死簿的誘惑面前,便是剪了褲襠又算得了什么。

    “哦?來歷不明,你可是懷疑他是仙界下凡之人?”

    “正是如此,所以秦廣王差在下前來詢問一二,最近仙界的動向如何,可有什么大能轉世修行?”

    崔玨邊問,邊在揣摩著帝君臉上的表情。見帝君皺眉不語的樣子,心下對伊斯的懷疑又加重了幾分。

    現在這位酆都帝君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能讓上任帝君在毫無差池的情況下,不滿三千年任期就卷鋪蓋滾蛋,背后擁有的勢力之強,可想而知。

    可就是他也不知道仙界有大羅金仙轉世的消息,那人恐怕……哼!

    酆都帝君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崔玨尤未可知。

    有那次古怪的測算在前,酆都大帝對伊斯的重視,已經達到了崔玨無法想象的高度。

    正如崔玨猜測的那樣,酆都帝君背后還有人。那人能量之大,地位之高,整個仙界能與之并肩的,屈指可數。

    正是這等人物推動了仙界的一次次改革,與上古大能約法三章,好讓世間萬物各司其職,天地之間道法自然!

    可是最近,卻有些宵小妄圖違逆革新之事,主張恢復上古陋習,實在可恨得很。

    “那人是否與閻羅王也有糾葛?”

    若有,酆都大帝幾乎可以肯定,那人恐怕就是那些宵小偷偷派遣下界,聯絡四方的代表。

    否則,以他在仙界的耳目,為何半點消息都不曾得知?屢試不爽的六道測算之法,更是探尋不到那人任何的過往痕跡。

    是那人修為遠在自己之上,還是有什么人,蒙蔽了天機?!

    伊斯是否與閻羅王有干系?在崔玨眼中,自然是有的。

    “上仙”不顧他的勸阻,執意要去閻羅殿一事,可還歷歷在目。

    “帝君圣明,那人確實有打算去閻羅殿。只不過……途中被轉輪王給截了下來。

    微臣唯恐那人是哪位上仙轉世,更是為他與六道大判打了一場。”

    酆都帝君點點頭道:“這便對上了,我正是在轉輪王施展六道輪回之時,感應此事。

    轉輪王雖與閻羅王交好,倒也算是個明白人物……

    嗯,這樣也好,今日他妄動六道,必定要向我請罪,我正好問他那人的道法痕跡如何。轉輪王與那人交過手,或許心中已有所猜測。”

    “那對此人的處置……”

    “靜觀其變,了如指掌。”

    “謹遵帝令!”

    崔玨還怕帝君欲除去“上仙”。

    畢竟帝君的態度,自聽聞“上仙”之事起,就變得十分古怪,恐怕是覺得他以人身入地府,違背了地府法度。

    沒成想,最后竟是峰回路轉,帝君既沒有繼續追問“上仙”的來歷,也沒下令抓捕他。

    但帝君模棱兩可的態度,還是提醒了崔玨,讓“上仙”助秦廣王解析生死簿之密一事,必須抓緊時間進行了。

    呵,上仙上仙,說是“上仙”倒是抬舉他了。恐怕,只是個不知得了什么機遇的凡人修士罷了。

    倒是轉輪王和他那群家畜,得想辦法懲戒一二!

    ……

    ……

    “大人,前面就是閻羅殿了!”

    有了馮判這地頭蛇引路,伊斯半點兒彎路沒繞,十分順遂地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看著面前兩張頗為眼熟的畜生臉,伊斯轉頭向馮判問道:“牛頭馬面是在你的畜生道里投錯胎了嗎?怎用這種面孔示人。”

    被伊斯這般“栽贓”,馮判覺得很冤枉,牛頭馬面惱怒異常。

    而出門迎接小友的陸判,則尷尬得打招呼也不是,轉身走人也不是,只好杵在原地看風景,感嘆這奈河水是一年比一年臟,世道是一天比一天炎涼。

    “喲,陸判大人,好久不久,凡間的酒,我們陰間再喝過怎樣?”

    “哼,為了一壺酒,你都從凡間追到判官家門口了,判官難道還敢欠你不成?進來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