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妙仙身死

作者:三生萬物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

    一切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叫人完全沒有防備,此時的紅苕妙仙就如同一朵正在綻放出最美麗的笑容的花朵,卻瞬間枯萎凋謝。

    紅苕妙仙的那放開一切的笑容至今還在方蕩的眼中不斷的回蕩著,久久不能散去。

    紅苕妙仙對他方蕩的情意方蕩是懂的,不過方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他的心已經容納了好幾個女子,再也沒有地方給紅苕妙仙,所以方蕩一直以來都是不動聲色,并且盡量不去和紅苕妙仙過于親近。

    自古最難消受美人恩,原本方蕩以為在未來的時間中,慢慢的紅苕妙仙就會放下,哪想到紅苕妙仙剛剛放下,竟然就化為一片灰燼?

    整個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全都呆住了,在這里的是紅苕妙仙的分身,分身發生這樣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紅苕妙仙的肉身死亡了,并且,還是那種突然死亡,以至于紅苕妙仙都沒有機會說出究竟是誰殺了他!

    不過,紅苕妙仙沒有說出來,其他的真人卻看得清清楚楚!

    畢竟他們都關在一起!

    “神卒!”

    “是神卒殺了紅苕妙仙!”東豐咬牙切齒的說道。

    方蕩深吸一口氣,鐵青的臉色漸漸的變得冷寂起來:“為什么?”

    東豐回答道:“神卒們說你奴役了一位神卒,這是對你的報復!他們叫你老老實實的修行!”

    方蕩雙目微微閉起,他奴役神卒的事情按理說應該是天衣無縫的,怎么就這么快就被神卒們發現了?難道那名被他度化的神卒忽然間掙脫了他的度化清醒過來了?

    周圍洪洞世界的真人們齊齊望向方蕩,等待方蕩的命令,這個時候只要方蕩說一個走字,他們就立刻置生死于不顧去為紅苕妙仙報仇。

    最終方蕩長出一口氣:“現在不是時候,一切等我的肉身回來再說!”

    方蕩現在自身難保,還不知道自己的神念之體究竟被誰囚禁了,但肯定不是神卒,如果神卒已經抓住了他,按照神卒的行事方法,絕對會將他方蕩抓到神城當著方蕩的面殺了紅苕妙仙。

    情勢急轉直下,原本方蕩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主動權,一切都將如他預料中的那樣按部就班的前進,最終救出紅苕妙仙等一眾真人,結果呢,完全不知道究竟那里出現了問題,他一下就陷入到了極大的被動之中,甚至連生存都受到了巨大的挑戰。

    接下來該如何?若神念之體死掉了,方蕩的肉身最多能活數天時間,若搶救及時,那么方蕩就能成為一個活死人,修為只停留在當前分身的狀態上,并且喪失幾乎一切的戰斗力。

    而現在方蕩能夠做的就只有等待,如同等待判決的囚犯一樣無助的等待結果。

    天底下沒有這么糟糕的事情了!

    以往不論什么時候,方蕩總都有辦法,但現在,方蕩只能等,等方蕩的神念之體能夠完好無損的回到肉身上。

    方蕩忽然將目光望向方尋父還有方驀然,他現在并非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至少他還可以盡一盡父親的責任,好好教導一下這一對兒女,若他真的過不去這道坎,那么至少他們兩個還有能力保護洪靖。

    忽然被方蕩注視,方尋父臉上露出不爽的表情來,但他也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家伙現在正面臨著巨大的危機,很有可能隕落在這危機之中,所以方尋父沒有直接將頭轉走。

    方驀然則定定的望著方蕩,她可不希望好不容易見到了自己的父親,然后就要分別!

    “原本想叫你們在這一界過得輕松一些,但現在看來似乎不大可能了!”方蕩嘆息著道。

    “什么意思?”方尋父沒來由的生出一絲不祥的感覺來。

    方蕩淡淡的笑道:“是時候教你們一些有用處的東西了!”

    方尋父冷笑一聲道:“我不學,打死我也不學!我自己有自己的神通,你的那些東西還是留給你自己吧!”

    洪靖聞言臉色不由得一變,正要開口訓斥方尋父,方蕩卻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你能走到今天自然也有無上神通,但我要死了,沒什么能夠留給你們的,唯有這一點神通手段尚且能夠拿得出手,你不愿學沒關系,大致聽一聽總是可以的吧?”

    不得不說,方蕩這句話絕殺方尋父。

    方尋父對于親人正如方蕩對于親人一樣,總是狠不下心來,方蕩都說出這樣的話語了,方尋父一下就沒了言語。

    方驀然眼圈都有些發紅了。

    方蕩看了洪靖一眼。

    洪靖微微點頭。

    方蕩招了招手,方驀然還有方尋父就乖乖的跟在了方蕩身后,方蕩回到了方蕩的星辰上。

    自然又有一個方蕩的分身前往接替方蕩的任務,駐扎在洪洞石陣上等待消息,隨時做出應對。

    方尋父感覺自己要死了!

    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方蕩,看到一個他都覺得心煩,而現在,周圍一圈站了九個方蕩,這九個方蕩看的他血壓升高,渾身難受。

    方驀然則一臉認真,她還沒有來得及和方蕩相處過,而方蕩現在又處于這種狀態,方驀然十分珍惜這段時間!

    “咱們撿最重要的東西來說,首先,我傳授你們劍法……”

    ……

    “所以,你們覺得能夠將我困死在這里了?”方蕩的神念之體此時仰頭四望,尋找一線生機!

    火芯長老哈哈一笑道:“方蕩,你可知道九十八個世界聚在一起,能夠拿出來多么可怕的手段么?這么說吧,你今天死定了!”

    方蕩卻不屑道:“烏合之眾罷了!人多若是有用的話,神卒早就被人族踩在腳下了!”

    “是不是烏和之眾,你馬上就會知道了,在這之前我問你一件事,你的肉身在哪里,現在說出來,我保證你可以死得輕松一點,不會受苦!”火芯長老以一種憐憫的語氣冷聲問道。

    方蕩一笑道:“你就這么怕我?連我的一具尸體都不放過?要殺就殺,你覺得我會告訴你?”

    火芯長老也是一笑:“沒關系,我取出你的神魂一線,到時候他自然會指引我們找到你的肉身,雖然會費些周折,不過總是有辦法的!”

    方蕩皺眉道:“想要找我的肉身,就算有一線神魂也需要接近肉身百里之內,神魂和肉身才會相互吸引,天地之大,你覺得能夠靠近我的肉身百里之內?”

    火芯長老哈哈哈大笑道:“方蕩,我今天不妨就做一次好人,叫你徹底絕望,我們當然知道你肉身的位置,雖然只是一個大概的位置,但用不了幾天的時間就能找到你的肉身,你在數天前從火云城中度化了一位神卒,而你現在的位置,自然是從火云城回返洪洞世界的路途上,只要稍加計算,我就能找出你的位置!”

    月生還有月嬌兩個心中猛的叫糟,狠狠地瞪了火芯長老一眼。

    方蕩聞言陷入沉思中,隨后方蕩抬起頭來,有些不太確定的道:“寒煙世界?”

    火芯長老對于他的行為這么熟悉,甚至直到他在火云城中俘獲了一名神卒,方蕩自認為行事周密,即便被神卒發現了,但神卒可不會跟火芯長老他們解釋方蕩是如何度化一位神卒的,能夠知道這些的人,除非他們親眼所見,而以方蕩的感知和謹慎,絕對不會容忍有人在側偷窺,所以,對方一定是擁有相當強大的隱形匿跡的手段的存在,這個世界上擁有這樣的能力的,除了寒煙世界外,方蕩想不出第二家!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月生還有月嬌知道他正在籌備著對付神卒,另外,月生還有月嬌同樣知道凝土稱他為主。

    三個因素湊在一起,方蕩基本上可以做出確定的判斷了。

    月生還有月嬌兩個瞳孔不由得一黯,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陣恐慌來,方蕩只要還沒有死,哪怕他被九十八個世界的真人團團包圍,月嬌還有月生都感受不到半點安全感!

    “原來是你們知道了我的行蹤,然后將我俘虜神卒的事情傳遞給神卒,然后將凝土和我的關系告知一眾世界。月生、月嬌,我原本以為我們雖然不一定能成為朋友,但至少不應該是敵人的!”

    方蕩的話語使得月嬌還有月生兩個后背瞬間濕透,她們兩個每一根毛孔現在都豎起來了。

    一眾世界的真人們也齊齊望向月生還有月嬌。

    月生狠狠地瞪著多嘴多舌的火芯長老。

    火芯長老不以為意的道:“月生長老你怕什么?方蕩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月生冷聲道:“等你真的殺了方蕩再說這樣的話吧!反正從今天開始,我們寒煙世界的所有消息都絕對不會賣給你們玄光世界!”

    火芯長老雙目微微一瞇,不過隨即一笑道:“好好好,等我殺了方蕩,再給兩位仙子道歉!”

    火芯長老從月生還有月嬌眼中望到了一絲恐懼,火芯長老隨即也想到了方蕩的可怕之處,心中猛地警醒,他實在是話太多了,現在這種時候,應該立即出手將方蕩的神念之體徹底碾碎,免得夜長夢多!

    心中有了計較,火芯長老也就不再廢話,當即運轉大陣。

    隨著火芯長老認真起來,周圍的九十八個世界的真人們紛紛祭出自己的真實之力輔佐火芯長老來滅殺方蕩。

    方蕩是一個只要沒有被殺死,就會造成巨大的破壞力的家伙,這樣的家伙必須迅速果斷的立即弄死。

    困住方蕩的空間之中開始有濃云翻滾,內中雷聲陣陣,烏黑的濃云之中竟然有真龍搖頭擺尾若隱若現!

    方蕩驚訝的望向那頭真龍。

    不錯,就是真龍,不是神通幻化,而是一條真真正正的龍!

    方蕩揚聲道:“龍族怎肯俯首與人為奴?”

    那空中的真龍太陽般的眼珠晃動一下,麻木的望向方蕩,眼中沒有半點神采!

    “方蕩龍族敗退后,我玄光世界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捕獲了幾條真龍,抽光了這頭真龍的神念之后,將其煉入這座大陣之中,可惜的是,這座大陣尚未成型,不然威力更強,不過,有九十八個世界的真人一起聯手激活這座大陣,滅殺你一個方蕩已經是綽綽有余的了!”

    方蕩盯著那在在黑云之中翻滾的真龍,方蕩不在意眼前這一頭真龍,他在意的是火芯長老那番話里的幾頭真龍。

    也就是說,方蕩眼前看到的這頭真龍還不是這座大陣之中的所有的真龍!

    方蕩呵呵一笑道:“沒想到龍族也有今天,不過,我連神卒都度化了,區區幾頭真龍你們就想拿來收割我的性命,未免太瞧不起我了吧!”

    此時那頭真龍猛的發出一聲咆哮,烏云之中的雷霆電力宛若皮鞭一樣抽打在這頭真龍的身軀上,真龍顯然吃痛隨即朝著方蕩俯沖下來!

    “方蕩,說起來,我們玄光世界能夠俘獲真龍還有你不小的功勞,是你使得我們知道龍族有十件懼怕之物,我們運氣不錯,庫房中竟然就有一根雷鞭藤,正好克制龍族,可以用來驅策龍族!”火芯長老一方面是對方蕩說,另外一方面則是對其余的九十七個世界展示一下玄光世界的強大,確定玄光世界的地位。

    玄光世界一直都想要徹徹底底的牢牢占據巨樹世界第一世界的名頭,為此火芯長老孜孜不倦的努力著。

    那頭真龍攜著滾滾雷霆朝著方蕩撞擊過來。

    方蕩一看就明白了,既然玄光世界的真人抽走了這頭真龍的神念,那么這頭真龍自然什么記憶都沒有了,能夠施展的神通也就所剩無幾,玄光世界更多的就是靠著這頭真龍的強悍肉身來進行攻擊。

    也就是說,這頭真龍雖然有真龍的威嚴,卻只是玄光世界手中的錘子罷了!

    這樣一來,方蕩心中稍安,若真是一頭完整的真龍,方蕩或許還能應付,若來上幾條,方蕩立即就要吃虧,而在這里他想跑都跑不掉!

    “算了,我不和你你們玩了!”方蕩說著丟出骨龍扇,這把骨龍扇可以倒退時間,方蕩只要能倒退到來這里之前,就能擺脫這場危機!

    不過,眼見方蕩丟出骨龍扇,火芯長老卻發出一陣大笑:“方蕩這就是你的底牌么?天底下誰人不知你這么一把能夠倒退時間的扇子?你以為我們就不做一點點的防范么?”

    方蕩眉頭微皺,祭開骨龍扇,洞穿時間,然而,骨龍扇上光芒一閃,繼而骨龍扇正中央的那顆骨龍獸內丹嘭的一聲炸裂,碎成漫天星雨!

    “哈哈哈哈!這里不但空間被封死了,時間也被封死了!為此我們九十八個世界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的,方蕩,你不要再掙扎了,那樣只會使得你死得很難看,這是一座專門用來埋葬你的墳墓!”

    此時真龍已經沖到了方蕩面前,面對真龍的一撞,方蕩也不得不選擇退避,方蕩雖然有龍鱗戰甲,但方蕩的體積和真龍的體積不可同日而語,兩者相撞,吃虧的必然是方蕩,更何況此刻的方蕩只是神念之體,身上積蓄的力量有限,任何多余的消耗對于方蕩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浪費,都是要極力避免的。

    方蕩必須將所有的力量用在最關鍵的地方,最重要的位置。

    方蕩想要避開真龍一撞實在有些勉強,畢竟之前方蕩祭出骨龍扇的時候浪費了不少時間,再加上真龍體型龐大,撞擊過來,光是龍頭就足足有百米大小。

    咚的一聲,龍頭觸地,飛沙走石,黃沙被掀起數百米,整個空間本就不大,一瞬間就被黃沙填滿。

    所有的真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他們在等著見證方蕩的死亡,也只有方蕩確實死掉了,他們才能真正安心。

    滾滾的煙塵里那頭真龍從黃沙之中拔出腦袋。

    在被龍頭撞擊出來的宛若隕石坑般的深淵中卻沒有方蕩的蹤影,這一刻,方蕩似乎已經隱匿了身形,消失不見了。

    所有的真人眉頭都不由自主的微微皺起。

    那頭真龍沒有了目標,便搖頭擺尾的一路向上,重新升騰進滾滾的烏云之中,一對眼珠子里面綻放出兩道強光,這強光不但能夠穿透空中懸浮的黃沙顆粒,還直接穿透了地上的滾滾黃沙,使得地下的一切都無所遁形。

    很快這兩道光線就發現了藏匿在黃沙之中的方蕩。

    方蕩方才躲避真龍撞擊并未朝著兩邊躲而是朝下躲,他直接用地發殺機的神通洞穿黃沙,在自己腳下挖出一個深達數十米的大坑,在龍頭撞擊過來的一瞬間,方蕩墜入深坑中,再加上方蕩的接近千斤墜的神通,這才使得方蕩避開了龍頭一撞。

    這頭真龍就如同一頭狂戰士,一發現方蕩的蹤跡立時再次發出一聲咆哮,不管不顧的再次朝著方蕩撞擊過去!

    要知道方蕩現在潛藏在深達數十米的地下,真龍即便撞下來,數十米的黃沙也足以保護方蕩不受任何損害。

    然而這頭真龍就是這么無智,他已經喪失了記憶,抽走了神念,只要發現敵人就攻擊敵人,不管敵人處于什么樣的環境位置中。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