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384 金剛羅漢VS南海觀音

作者:撫琴的人
    無論是這條環繞在紅花娘娘身邊的眼鏡王蛇,還是剛才被砸死的十多條毒蟲,都說明南海觀音插手這件事了。

    但向大力并未退縮。

    向大力是鐵了心要拿下紅花娘娘,也鐵了心要和南海觀音作對到底了。

    同樣都是s級通緝犯,想讓向大力退縮,門都沒有。

    那條眼鏡王蛇再次警惕起來,盤在紅花娘娘身前,頭顱高高昂著,還“嘶嘶”地吐著信子,眼神冰冷地盯著向大力,仿佛在說:這個女人是我的,你動她一下試試看?

    當時我那個無語啊,現在怎么連條蛇都想占有紅花娘娘了?

    向大力根本不懼,仍舊一步步地走過來,面色凝重猶如怒目金剛,禪杖也被他緊緊握在手中。

    就在這時,終于有聲音響了起來。

    是一道清冷的,不帶有絲毫感情的女聲:“紅花娘娘,肯答應我的條件了嗎?”

    說話的這人明顯就是“南海觀音”何紅裳了,但是條件?什么條件?

    正當我還在發懵的時候,就聽紅花娘娘沉沉地說:“我答應了,你出手吧!”

    我登時就明白了,看來紅花娘娘想請南海觀音出手幫忙對付薩姆,但是南海觀音不知開了什么條件,兩人始終沒有達成共識,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一幕。因被向大力追殺,紅花娘娘無奈之下再次求助南海觀音,南海觀音趁著這個機會,也再次詢問紅花娘娘是否答應她的條件。

    紅花娘娘能說什么,當然答應了啊。

    不然我們母子兩人都得死在這了我們寧肯死掉,也不愿意被向大力凌辱。

    雖然我不知道紅花娘娘到底答應了南海觀音什么條件,但想必是很棘手和為難的條件,否則紅花娘娘不會等到現在。

    “很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腳步聲響了起來,向大力猛地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穿紅裙子的姑娘正在慢慢走來,身上環佩叮當,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飾品,像是少數民族的裝扮。這姑娘看上去很年輕,也就二十來歲不超過三十歲的樣子,長得也很好看,皮膚白皙、眉眼俏麗,就是眼神有些冷漠,仿佛對任何事都不太關心。

    她出現后,紅花娘娘身前的那條眼鏡王蛇頓時激動起來,“嘶嘶嘶”地吐著信子,像是看到主人一樣。

    我心里想,這應該是南海觀音的徒弟吧,據說南海觀音四十多快五十了,和紅花娘娘一個年紀,不可能這么年輕啊。

    向大力一看到她,一雙眼睛都發亮了,比眼鏡王蛇還激動,聲音微顫地說:“你是?”

    姑娘冷冷地道:“還用問么,我當然就是‘南海觀音’何紅裳!”

    這人竟然就是南海觀音!

    我實在是太吃驚了,原來南海觀音這么年輕的嗎,和傳聞中四五十歲的年紀不相符啊。不對,南海觀音成名至少二十年了,和南王、春少爺都是一輩的人,絕無可能才二十多。

    我明白了,她和紅花娘娘一樣,都保養的非常好,雖然年紀已經不小,可是臉上一點皺紋都沒,看上去就和少女一樣。

    我以為世界上有個紅花娘娘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還有南海觀音,單論容貌,這兩個人不相上下,氣質也是各有千秋、都很出眾。作為一個男人,我都很好奇了,她們到底是怎么保養的?

    “你就是‘南海觀音’何紅裳?!”向大力驚訝地看著南海觀音,上上下下看了好幾眼,才激動地說:“果然和傳聞中一樣漂亮啊,沒想到我向大力今天這么有艷福,既搞定了紅花娘娘,又搞定了南海觀音,簡直是全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向大力真是想瞎了心,竟然想把南海觀音和紅花娘娘同時占為己有。

    南海觀音抱著雙臂,冷笑著說:“你搞定我?你拿什么搞定我?”

    向大力嘿嘿笑著:“你看啊,咱倆都是s級的通緝犯,在一起也互相有個照應嘛。”

    “s級通緝犯多了,我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

    “哪里多了,南王和春少爺廢了,羅子殤被關起來了,‘采花賊’童耀你肯定看不上吧,王巍逃亡在海外,‘漠上飛’丁三斤神龍見首不見尾,曾經的‘華夏第一鐵拳’石天驚已經二十年沒出現過了數來數去不就只剩咱們倆了嘛”

    “好像還真是這樣啊”南海觀音喃喃說著。

    “對啊對啊。”向大力更興奮了:“你看咱倆結為夫妻怎樣?”

    “這我得好好考慮一下了”南海觀音沉默下來。

    “好嘛,你考慮嘛。”向大力的雙眼放光。

    趁著他倆正在對話,我本來想爬到紅花娘娘那邊去的,但看到那條叫‘小乖’的眼鏡王蛇,我是一步都不敢動。但就在這時,我親眼看到,那條眼鏡王蛇正神不知鬼不覺地朝著向大力游了過去。

    向大力是背對著眼鏡王蛇,正對著南海觀音的,所以完全沒看到。

    我也明白了南海觀音的用意,這是打算偷襲向大力啊。

    我一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停滯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條眼鏡王蛇。

    向大力渾然不覺,還在和南海觀音打情罵俏:“嘿嘿,你到底考慮好了沒有?”

    南海觀音說道:“咱倆結為夫妻倒是沒什么不可以,那紅花娘娘怎么辦呢,你剛才說要把我們兩個都拿下的。”

    “對啊,你們一個給我做妻,一個給我做妾,不是妙哉?”

    “誰是妻、誰是妾?”

    “當然你是”

    向大力的話還沒有說完,那條眼鏡王蛇已經游到他的身后,“咔嚓”一聲咬向了向大力的腳脖子。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向大力猛地低頭一看,就見那條眼鏡王蛇正叼著自己的腳脖子,四顆毒牙也深深嵌進了他的皮肉和骨骼之中。

    現在我知道為什么大家不愿意跟南海觀音交手了,不是打得過打不過的問題,是對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根本防不勝防!

    “操!”

    向大力猛地一聲大罵,狠狠一棍子杵了下去。

    眼鏡王蛇倒是機靈的很,“颼”的一聲就游走了,沒給向大力一丁點的機會。

    向大力的腳脖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起來,并且變得漆黑。

    “啊”

    向大力發出瘋狂的咆哮,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當場一瘸一拐地朝著眼鏡王蛇追打過去。別看向大力廢了一只腳,速度竟然一點不慢,眼鏡王蛇颼颼颼地往前游著,向大力奮力在后追趕,口中罵罵咧咧,禪杖也不時戳戳點點,眼鏡王蛇好幾次都差點中招。

    與此同時,南海觀音突然伸出雙臂,“嘩啦啦”地抖動起來,她的兩條胳膊上掛滿銀色的飾品,一抖動就叮當作響,聲音倒是挺悅耳的。

    我還納悶南海觀音這是干什么,怎么突然間演奏起來了,就聽“噗噗噗”的聲音不斷響起,就見向大力四周的土地上突然鉆出不少蜈蚣和蝎子來,個個都有拳頭那樣大小,甚至還有七彩斑斕的毒蛇和吉娃娃一般大的碩鼠,至少有幾十條、上百條的樣子,齊齊張大嘴巴朝著向大力啃了過去。

    操!

    操操操!

    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滲人的畫面了,哪怕是我做過的最恐怖的噩夢,都沒眼前這個畫面恐怖!

    我幾乎要吐出來了。

    不知道我身邊的土地里,有沒有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像瘋了一樣地朝著紅花娘娘爬去,本能覺得她那邊一定是最安全的,很快就爬到了紅花娘娘身邊。我都二十出頭的人了,遇到危險還是第一個去找媽媽,可能這就是本能吧。

    “媽”我顫抖著。

    “沒事。”紅花娘娘抓著了我的手,立刻安撫我說:“不要害怕,這些毒蟲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只聽南海觀音一個人的話。”

    “我不是害怕。”我說:“我是覺得惡心,太惡心了!”

    “其實還好,你和它們相處多了,會覺得它們非常可愛。而且大部分時候,它們比人要靠譜多了,人心叵測、防不勝防,它們卻能永遠忠誠,是我們永遠的朋友!”

    “不,我不要和它們當朋友”

    無論紅花娘娘怎么勸解,也無法抵消我對那些東西的厭棄,但是看到它們集體圍攻向大力,這種感覺還是挺爽的。一般人看到這個場面,怕是尿都要嚇出來了,向大力不愧是s級的通緝犯,在腳脖子被眼鏡王蛇咬了一口、身中劇毒、無比憤怒的情況下,卻還迅速沉著冷靜下來,將一條禪杖舞得密不透風,就聽“颼颼颼”和“噼里啪啦”的聲音不斷響起,那些圍攻上去的毒蟲紛紛都被打飛出去,有的破了腦袋,有的肢體分離,各種顏色的液體噴了一地,“滋啦滋啦”的聲音不絕于耳,好些土地都燒焦了。

    有些能夠發出聲音的毒蟲,也發出凄厲和痛苦的慘叫。

    “整一些蟲子就來嚇唬我,真當老子是吃素長大的啊!”

    向大力咆哮著,憤怒的吼聲響徹整個夜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30